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雪镇(1)

目录戳这儿


又是一轮重置。

“又回来了...”Frisk在遗迹长廊的尽头,望着那片无边的森林。

“亲爱的,我们别往前走了吧……我们在遗迹呆着吧……”mettacrit一把挡在人类小孩前面,脸上写满了惊恐。

“不,”人类小孩一口回绝,“等一下再走。”

寒冷的北风肆虐着,树叶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这声音就好像有人在某处窥视着一样,令人不安。

“Frisk!总算找到你了!”远处,有人踏雪而来。近了一看,果然是chara。

“听我的话,不要再杀怪物了,否则他们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chara苦口婆心的劝告着,结果只是劝者有心听者无意,Frisk一言不发。

寒冷的空气在无边的沉默中尴尬了起来。最后Frisk率先打破了沉默,“...如果你不敢下手,刀给我好了。”

“可是……”chara吞吞吐吐的挤出几个字来,双眸低垂着,眼神里满满的不舍,“我劝你真的不要杀...”
而Frisk见状,径直走了,未发一语的走了。

“…嘿…”chara的声音很小,不过Frisk停住了,回头看向Chara。暴风雪的阻拦,使Chara看不清这个人类的表情。

“给你就是了……”chara最终走上前,却仍在犹豫。

Frisk伸出手,等待着Chara亲手把刀交给他,冰冷的眼神看不出任何情感波动。

“那你,就用这个...防身先?”刀柄被放在Frisk的手中,这也是两个人类的第一次握手,Chara戴着厚厚的红色毛绒手套,但他知道Frisk的手肯定已经冻僵了。Frisk握住刀柄,转身扬长而去。Chara伸出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下去,最后他只是抿了抿嘴,站在原地任由雪堆积在身上。

“这刀感觉真是不错呢。”Frisk不断用手抚摸着刀身,丝毫不顾刀的冰冷。嘴角微微上扬,杀意在其中缓缓酝酿着。

——

无边的寒冷顺着暴虐的狂风蔓延着,如一个恶魔般想要吞食掉大地。

只是一瞬,Frisk便让雪铁龙和冰帽盖一同化为尘埃,飘散在雪里。

“Frisk!你不是答应我了吗?”穿着一身黑衣的人类chara疯狂地摇动着他的同伴的肩膀,希望能得到一个回应。

Frisk抬手推开了Chara,耸起左肩,挑了挑眉毛,“我这不是正当防卫么。”

“可是,我们明明可以绕....”Chara不再直视Frisk的眼睛。

“...”Frisk从Chara身旁绕了过去,向前路继续进发。
他又被Chara扯住了衣袖。

面无表情的人类一脚把毫无防备的Chara踹倒在地,Chara吃痛的捂住肚子,两眼瞪得老大,仿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滚。”Frisk正欲转身,一团火球猛地撞上了他的背部,“唔!”Frisk顺着冲击跪倒在地,刀掉到了身旁,白烟从烧焦的衣服冒出。Chara惊异地向着火射来的方向看去,是之前遇到的羊型怪物——Asriel。

“chara,原来你在这里啊。”羊型怪物缓缓走来,看向了挣扎着站起身,带着一脸惊讶与愤怒的Frisk,“哟,原来又是一个人类啊。”

纯白如雪的Asriel露出了奇妙的笑容,就好像发现了新的猎物一样。

“妈妈给我的玩具被你杀了?”火球在怪物身旁聚集,空气被高温扭曲了。

“azzy,你听我解释……”Chara慌忙从地上爬起来。

“chara,闭嘴。”

“又来了……”握着树枝和杀意的人类小孩Frisk拿起树枝,踏雪冲向了Asriel。火球铺天盖地的朝Frisk袭击了过来。

“azzy,别杀他!”chara祈求着。

“我不会杀了他的,他可比那些家伙好玩多了。”羊型怪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满意的笑了笑,似乎是在嘲笑人类小孩的大胆,又似乎是感觉有趣。

Frisk踉踉跄跄地躲闪过擦身而过的火球,背部的疼痛影响了他的行动力。

“就差一点。”羊型怪物Asriel近在咫尺,而铺天盖地的火球也不甘示弱。这时,一个火球打中了Frisk的膝盖,人类小孩Frisk猛的趴倒在雪上,又一个火球打在Frisk的背上……

Frisk强忍着痛爬行着,胜利就在眼前!只要往前半米处来一下就可以结束了!然而痛苦最终战胜了意志,Frisk终于还是倒下了。

“Azzy,算我求你了!别再打了!我可以当你的玩具,Frisk也可以!”

羊型怪物笑道,“呵。你本来就是我的玩具,虽说玩的确实也尽兴。”

Asriel从人类小孩紧握的手中抽出银色的刀,“你的刀怎么那么轻易就被抢走了?”他随手一甩,刀旋转着向Chara飞去。

刀插在只离Chara几厘米的的雪地上,Asriel得意的挥手示意Chara跟上就哼着自编的小曲离开了。

——

寒冷的仓库里。

“这是……哪里?”Frisk揉了揉眼睛。眼前是一个木质小房间,旁边有一个肮脏的狗窝和狗盆,不远处有一圈栏杆,不过栏杆宽大的像是大门一样。

“这是……仓库。”双眼泛红的chara小声地回应道,里面还泛着泪花。

“咕咕——”Frisk直勾勾的看着chara手上端着的白米饭,不禁流下了口水,肚子不安的咆哮着。

“嗯……”chara看着自己手上碗中的白米饭,缓缓递给Frisk,“给你一半吧。诶,慢点吃!这是我的晚餐诶!”

Frisk猛的拿起碟子,直接把碟子对着嘴倒了起来,一把吞咽下去,随后用手把残留在嘴上、碗里、地上的饭粒捡起来丢入嘴中,随后满足的打了个嗝,随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只是一瞬间而已,虽然只是一瞬间,LOVE的恶意似乎消失在了这笑容里。

“这还是第一次见你笑呢。”chara也跟着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无视了肚子连连的抱怨。

“Chara...”吃饱喝足的人类第一次正眼打量起眼前人,原本无神的双眼久违的纯亮了起来。

“哦……Frisk……抱歉,我不应该,阻止你杀怪物的,因为那样真的会有人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的……”Chara垂下头,碰着指尖。

“打住,Chara。我...只是以为你站在怪物那一边而已。”Frisk不好意思地转了个身,不想让Chara看到TA眼中的羞愧。

“那你之前……”

“现在我发现,你跟我想的不一样。你其实很...好……chara……你……哭了?”微弱的哽咽的声音传到了Frisk的双耳,不由自主地使Frisk转过身来,想要去安慰chara,却最终还是没有。

“亲爱的,抱抱他吧。好歹是他帮了你啊。”不知何时出现的mettacrit在一旁劝说着,这话却刺激到了人类小孩Frisk。

“喂,我,抱他?这……”不经常说话的Frisk突然紧张起来,最终还是慢慢爬向chara,给了chara一个短促的拥抱,随后立即放开了手。

“我没有!”chara抹着眼上的泪,却无法阻挡自己的眼泪从脸上滑下,“大孩子才不哭呢。”

——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