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the beginning——the fallen child

*chara传不打算更了,放正传里引出来吧

*因为我……不会画像素图,其他几位画师比我还忙。。。就用小说的形式更新,因此不存在旁白这种东西

*目录

————————————

“砰——”

遗迹里的花丛中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惊起一地尘土。

“我在……哪?”

一个穿着条纹衫的人类小孩Frisk缓缓睁开双眼,从尘雾里起身,拿着手上的树枝连擦带抖的想要抖掉身上的灰尘。

“咳咳……”灰尘冲上了Frisk的鼻孔。

“你好?”一个外形很像人类身上却有着很奇怪气息的不明生物向Frisk说道,看得出来,尽管那生物在强装镇静,身体却在不停的轻微的颤抖。

“我叫mettacrit,你呢?”对方语速相当的快。

“我叫Frisk。”

人类小孩Frisk伸出了手,对方也跟着他伸出了手,就在两只手要握在一起的时候,Frisk的手,穿透了这位名叫mettacrit的手。

“啊!”Frisk连忙收回了手,高声尖叫道,身体不自觉的边颤抖边向后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折射出恐惧的色彩。

“亲,我会向你解释的,先过来……”一张惊恐覆盖着的人类面孔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我已经死了……”mettacrit话未说完,Frisk就连忙转身,沿着远方的小道逃走了。

“应该甩开那个奇怪的家伙了吧?”Frisk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

不远处传来一个呻吟的声音:“救救……我……”

“又是谁?”Frisk环望四周,不见一个人影。但在一束光下,一朵奇怪的花显得与这荒凉的环境尤为格格不入。

“这里还能长花?”Frisk慢步走上前,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不会是这朵花吧?”Frisk突然有了一个念头,然后又迅速否定了它。“花怎么可能会说话,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可能……的?”

两个巨大的按钮闪现。

“饶恕,战斗”

“我不是在做梦吧?”Frisk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麻木的痛觉告诉他:这不是梦。

Frisk迷茫地按下了饶恕。

那朵花钻入了黑暗中,消失了。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还是赶紧离开的好……”Frisk迅速的朝着隐隐约约传来的光明跑去。

————

令人豁然开朗的光明。

“终于出来了!”Frisk呼了一口气。一大滴一大滴的汗液滴落,却带不走人类小孩Frisk身上的疲惫。

“亲爱的,别走啊……”mettacrit从远方飘了过来,眼神里满是焦虑。

“别过来!”Frisk转过身来,往后退了一步。

“咔擦。”干净利落的声音,打破了遗迹的寂静,令人不寒而栗。

突然间,两边的墙壁里射出两根骨头……

“小心!”mettacrit叫了出来……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

“啊!”Frisk睁开了眼睛,在惊恐中起身。

四周都出奇的黑暗。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朵朵金色的花——这里好像是他掉下来的地方。

“发生了什么?”Frisk急忙走出房间。

他又重新体验了刚才所经历的事情:饶恕一朵花,花遁入黑暗,走出房间,见到令人豁然开朗的光明……

“咔擦。”

他又中了机关。

———
“咔擦。”

“咔擦。”

“咔擦。”

“咔擦。”“咔擦。”“咔擦。”……

“究竟是怎么回事?”Frisk又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

这一次,他终于发现,地板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布满灰尘的圆形开关,阴森至极。

“亲爱的……”

“这是怎么回事?”Frisk这回没有躲避,转过了身来,语气冰冷却有力,同时用树枝指着mettacrit。

“我也不知道啊……”委屈从对方嘴里透出。

“唉……一起走吧。”Frisk最终无奈的接受了这一现实,他小心翼翼的绕过了一个个开关,走进了门。打开门,一地灰尘扑面而来,令Frisk咳了不知道多少次。

“那里好像有字。”mettacrit指向了房间另一端的告示。

“我去看看。”Frisk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边走边环顾四周,查看是否又有什么奇葩的陷阱。

告示上写着:“小心告示下的机关。”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