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遗迹篇(2)

(目录)

——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Frisk不停的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亲爱的……”mettacrit的眼里满是心疼。即便是停止了啜泣开始上路,他的心思似乎还停留在那一刻。

“是他们杀了你好多次的,亲爱的,是他们罪有应得……”mettacrit本想这么说,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这个世界是善良者的世界,要不然他们怎么住在黑暗里呢?他们只是这世界的少数,相信我,亲爱的,保持善良……”

mettacrit终于把话说出了口,不过十分没底气,声音碰到黑暗之后,便迅速无影无踪了。

“mettacrit……”走在前面的Frisk转过身来,眼里又噙满了泪水。

“亲爱的,怎么了……”

mettacrit冲上前,想给Frisk一个温暖的拥抱。一如既往地,他的身体穿过了Frisk。

前路漫漫,基本被黑暗吞没,但还是依稀可见几抹淡光,若隐若现。借助这些光亮,mettacrit找到了让Frisk哭泣的原因。

前方又有一只蛙吉特,它似乎正在吃着什么。

“呱,”蛙吉特跳向了Frisk,“以后终于不用吃暗宫里的垃圾东西了。”

“暗宫?”

mettacrit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五官一震,一个个零碎的片段在他眼前闪现。画面中,有一只高大的公羊,穿着白色实验服;有一只高大的骷髅,虽然略有些瘦……

“他们是谁……”mettacrit双手抱头,五官扭曲到了一起,如果没有那只蛙吉特的话,mettacrit痛苦的哽咽声也不会被Frisk的惨叫声埋没。

“亲爱的……”

mettacrit转头望去,Frisk吓得直哆嗦,前者担忧的表情中透露出一丝恐惧,后者则彻底被恐惧吞噬。

“mettacrit……我只是想把它打昏而已啊……”

——

“亲爱的,我们这方向对吗?”

缥缈的尖叫声,哭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惊吓着刚刚坠入地底不久的人类小孩。也许是某些冤死的鬼魂久久不能安息,要拉着Frisk去陪葬……

“我不……知道?”Frisk哽咽道。

“前面的路越来越窄了,也越来越黑了,那些若隐若现的光亮也没了……”

mettacrit已经怕到不敢再说下去了,他蹲了下来抱住了颤抖不已的身体。远处传来的尖叫声,哭泣声简直就如同鬼叫一般……可他自己才是真正的鬼……

“啊!”Frisk用手抱住了一只脚,依靠另一只脚勉强维持平衡,痛觉直入骨髓,看来是脚碰到什么了。

“又是墙……亲爱的,没事吧?”

mettacrit本来已经找不到Frisk在何方了,但借助旁边突然出现的存档点的光芒,他找到了Frisk。他飞了上去,没过多久就又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Frisk,亲爱的,小心!”

存档点的光芒照亮了旁边的一切。Frisk脚碰到的地方,是一条黄色的腿……

黄色的腿之上,红色的光芒突然闪现,那鲜红的光芒鲜红的可以与鲜血媲美,甚至比鲜血更红,流动着杀气。杀气凝结了黑暗,在这凝固的黑暗里,红光一点点朝Frisk移动过来……

“不要过来!”Frisk踉踉跄跄的转过身往回逃,却砰的一声撞上了墙。

“诶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呢?当人类遇上alphys,这戏真是很有趣啊。”boogie摇动着残破不堪的花瓣,邪恶的笑着。

“还是……帮帮他吧。”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