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the beginning——the fallen child(2)

目录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年轻的人类小孩哽咽着。

又是一轮重置,又一轮痛苦的开始。前路被黑暗吞没,不见天日。旁边的mettacrit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安慰一下人类小孩,然而,话没说出口,泪已成两行。

mettacrit想起了什么,泪雨更加猛烈。这世上估计没有如他这般懦弱的明星了。两个人一起哭着,哭声被一望无际的废墟淹没。

绝望的气息吞食着一切。

——

终于走出了重重陷阱。Frisk喘着大气,腿上,胸上,一处处被撕开的伤口正涌现着鲜红的颜色。

“mettacrit,”Frisk终于接受了这个不知是何存在的存在,“你说,我们能走出去吗?”

“亲爱的,”mettacrit听出了人类小孩语气中的绝望,“就算不能走出去,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mettacrit的声音一直颤抖着,似乎想要掩盖内心深处的绝望和无助,这话语却给了他的同伴莫大的温暖。

“嗯,谢谢你。”Frisk终于挤出了一个笑脸,尽管里边有这迷茫无助与无奈,mettacrit还是感受到了其中的谢意,暖人心扉。

“别客气,亲爱的。”

他们决定稍微休息一下。Frisk坐了下来,前方,是一条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长廊,充斥着黑暗,还有灰尘的气味。

这里真是异常安静,一个怪物也没有,安静到Frisk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脏正不安的抽搐着。除了自己,似乎还有其他的呼吸声,躲避在长廊拐角处。

一个龙形的影子投射在长廊里……

“alphys?”mettacrit的眉头不再紧皱,开始舒展下来,这样的表情,Frisk还是第一次见。

“alphys是?好人吗?”

“当然了!亲爱的!”mettacrit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分贝。

“那我们快过去吧!”

Frisk几乎是连跑带跳的移动过去,即便身上的伤口让他行动稍微慢了点。

龙形影子消失了。等Frisk到了拐角处时,只有后方和左方两条空荡荡的长廊,其他什么也没有。

“亲爱的,alphys……她……有些内向……”

“没关系,是个好人就好!那,我们先休息一会?”

“这还真是个奇怪的人类,居然跟空气自言自语,可能是疯掉了。”躲在暗处的龙形怪物这样想道。

又是久违的寂静,久违的恐惧。突然间,一阵微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打破了这死寂的氛围。

“那个恶魔,又来了?”龙形怪物离开了。

——

“又是一个人类吗?”后方长廊里出现了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一个深沉的声音传来,就像是地狱里的恶灵一般,也有可能更恐怖。

“这是……papyrus?他怎么会……在这……”

mettacrit透明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mettacrit,你别抖啊,别吓我啊……”

刚放松下来的Frisk也跟着不安的抖动了起来,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抖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果然。”

一个高个子骷髅出现在长廊转角处。他身穿一件红黑色长袍,但很明显,那红黑色长袍对他那样的瘦【骨】嶙峋的身板来说太大了。许久不见,papyrus比mettacrit想象中的样子还要瘦,两眼空洞无神,却令人倍感恐惧。

“人类,邪恶而又令人颤抖的papyrus要问你个问题。你是否,要离开这个地方回你自己的家?”

mettacrit倍感疑惑。当初,papyrus遇上mira的时候,可不是这种反应, 至少,要热情许多。而且,他就像见不到自己一样。对啊,mettacrit早就死了!能看见才奇怪呢!

“那当然……”

骨炮在一瞬间扫过,白色的激光照的人睁不开眼。痛觉如荆棘般缠绕着Frisk,随后用绝望将其覆盖。

“人类,听着,在另一个世界等我。邪恶而又令人恐惧的papyrus不会让你孤单的。”

决心破裂的声音。

——

“我不会离开这里的!”Frisk换了一个答法。

“哦。你骗不过邪恶而又令人恐惧的papyrus,你的语气都在颤抖。”

骨炮已就绪。

——

演戏对于Frisk而言真是件难事。

“亲爱的,要是我能帮你演就好了,我以前是明星,最擅长演戏了。”mettacrit这样说道,不过,是一边颤抖一边说的。

papyrus的脚步声传来了。

这一次,Frisk在papyrus提问之前便说道:“我不会离开这里的!相信我!”

“哦。你总会改变主意的,在那发生之前……”papyrus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至少从始至终他的脸上没有表情。

骨炮张开了血盆大口。

——

Frisk这一次不再回答问题了。脚步声从后方传来的时候,他忘却一切伤口带来的痛苦,径直冲向左方的长廊。

“为什么我要经受这种痛苦……”Frisk边冲边流着眼泪。

“亲爱的,他要追上了!”mettacrit大叫着。

骨炮的光芒从后方照亮了长廊。光芒所到之处,墙壁坍塌,一片片瓦砾如飞蛾扑火般冲向光芒,随后湮灭于其中。

“亲爱的,小心脚下!”

Frisk踩到了一个大蜘蛛网上。随后,这个网便化为虚无,Frisk脚下出现了一个大洞。

“啊——————”

Frisk掉进了那虚无的黑暗之中。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