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陨落【5】

*目录

——————————————————————————————

怪物小孩醒来了,他正睡在一张十分大号的床上,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房内蔓延这一种陌生而又令人恐惧的气息,催促着怪物小孩连忙起身。

“这是哪里啊?”

怪物小孩环顾四周,所在的房间里,有着一个又一个非常老旧的玩具车,玩具熊……上面打满了补丁。还有一些其他的玩具,因为更加古老,怪物小孩甚至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突然间,怪物小孩的目光落到了衣柜上。衣柜里,一堆又一堆破旧的小孩衣服和盔甲下,好像藏着什么东西,若隐若现的发射着紫色的光芒。

“盔甲?这好像是……Toriel那个混账的?”

怪物小孩脸色一变。想想他的姐姐吧,当时就在皇家守卫队里呢。死的时候,正值豆蔻年华……

怪物小孩边朝衣柜走去,嘴里边喷射着怒气。突然,门响了。几次隆隆的如同雷鸣的敲门声过后,门被推开了,勾住了怪物小孩的目光。

一个穿着盔甲拿着火炬的母羊走了进来,当他们的目光相遇时,怪物小孩率先开了口。

“你个混账!Toriel,你是想斩草除根吗?”

“小家伙,你什么意思?我这样照顾你你怎么能这样乱说?”

“我的姐姐就是你这混账……”

怪物小孩哽咽住了,他终究没有那份勇气说完他所承受的痛苦。Toriel只是笑了笑,嘴角微微上弧,使得嘴里的黑暗显现的尤为彻底。火炬的光芒越发耀眼,愤怒在其中燃烧,似乎在咆哮着。

——

Toriel带上了门,将那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小家伙留在了房中。

“该死的……”怪物小孩呻吟着,艰难的再次爬到衣柜旁,用满是伤疤的脑袋把那些垃圾衣服扫开后,那光芒的真面目终于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罐子,里面有一个紫色的灵魂,正闪烁着毅力的光芒。

——

“最近,时间线重置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呢。”

sans坐在王座上,大口大口地喝着芥末酱。还是芥末的辣味更适合他呢,番茄的酸味可远远达不到倾泻痛苦的效果。

黑暗蔓延着,似乎要吞噬世上一切的光明。

——

第五个人类——淡紫色灵魂,Alice,踏出了遗迹大门,怀里持有一个花盆,boogie正位于其中。

地面上有着厚厚的一层雪,似乎前几天这里爆发了一场腥风血雨般,还好,现在平息了下来。

“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吗?为什么空气里有着鲜血和……尘埃的味道?”Alice眉目微皱,好奇的双眼挣得大大的,似乎想要装下世间万物。

“Alice,那不是你要在意的事情。听我的,你就不会受伤。”

怀里的幽灵花并不打算回答,Alice刚张开嘴想要继续问下去,boogie便发出了警告。

“小心,前面有哨兵。躲到树林里去。”

“诶……我才不要,”Alice蹙眉一笑,拒绝了,“那些哨兵看起来好新奇,我想要去了解他们。”

“就为了这个赔上你的命?”boogie轻轻晃了晃叶子,试图让自己落在Alice已经被吸引走的的视线上,而Alice只是径直冲了上去。

“以后,就由你负责这块区域……”一只穿着厚盔甲的母羊正对一只狗发号施令。

突然,Alice闯进了母羊Toriel的视线。

“那是个……人类女孩?”

————

Toriel的家中迎来了一位贵客。

“你们以后就是家人了,快来认识下吧!”

在怪物小孩的蔑视的目光中,Toriel将Alice领进了家门随后便快步离开了。

“哇,这里真有趣!”Toriel的家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Alice没有见过的新奇物品,正想去触摸时,怪物小孩遍体鳞伤的身体挡在了前面。

“别无视我啊!这些垃圾有什么好看的?”怪物小孩用满是伤疤的身体,强势的阻止了Alice。

“他很脆弱的,他挡了你的路杀了他便是。”

Alice怀里的boogie轻声建议道。

“好啊,我正好好奇杀了这家伙那只母羊会有什么反应呢,看样子,他们应该不是母子吧,怪物的后代都和母亲那代长得天差地别吗?”

Alice手拿一把大锤,缓慢走向怪物小孩,脸上满是恶意,还有被好奇心扭曲的笑容。

“你……”怪物小孩见状,连忙跳窗而逃,玻璃渣刺进了他的腿,在腿上又活生生的撕开一道裂缝。

——

“要不要试着去杀掉那只母羊?”boogie再次提议道。

“好啊!遗迹里那个家伙太没意思了,杀了也没啥有趣的事情,结果我只能重置了。”

Alice眼神微微上提,似乎在想着过去的一些事情,似乎还有些愧疚。

“不管了,Papyrus现在活的可好了,即使我曾经杀过他也不会有人记得的。”

门外,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厚重的盔甲摩擦的声音越发清晰。

“welp,Tori,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些什么亏心事?”sans突然瞬移出现在Toriel面前,不怀好意的笑着。

“sans,虽然你是统治者,但发神经也别到我这里发!”Toriel点燃了火炬,随时准备战斗。

杀气顺着墙蔓延而去,蔓延到了正暗中观察的怪物小孩眼里。那眼中没有恐惧,只有快感。

“这次,有你们好受的。”怪物小孩带着快乐一瘸一拐的逃走了。

“诶,那是谁的声音?”房中,Alice注意到了那个多出来的声音——sans的声音。

“那是sans的声音。”boogie解释道。

“tori,不要装模作【羊】了。你在养着我们怪物的公敌——人类小孩对吧?”sans刚刚问完,三道火焰便排成一队,如同饿狼般冲向了sans,不过它们终究是咬空了。

“tori,这么快就气急败坏了?至于吗?”

“混账,这与你有什么关系?”Toriel只是轻蔑的回了一句,然后又挥动手上的火炬,展开了又一轮攻击。

“诶,好有意思,加油!”Alice打开了房门,边鼓掌便观看眼前的战斗。

“你不要命了?”Toriel回头质问道。

四轮龙骨大炮已经对准并轰向了Alice。

“该死的!”Toriel挥舞着火炬,打出一道火墙冲了过去。骨炮火墙的光芒相撞,发出耀眼的白光,地面被这强大的杀气撕出一道又一道口子,泥土四陷,轰隆隆的声音如雷贯耳,在这空间里反复震荡着。

当光芒消失的时候,sans已经离去,尘埃四散。

绝对不只这么简单。

“该死的家伙,出来干什么?想死啊?”

Toriel猛的转过身来,火炬击中了还没反应过来的Alice,Alice径直撞到了墙上,怀里的boogie的花盆也在此时间段脱落,砸到地上,只是砰的一声,卑微而又不值一提。

幽灵花陷入了昏迷,恐慌溢上Alice的心头,压垮了她瘦小的身躯。

Toriel苍老的脸上爬着一条条皱纹,皱纹里暗藏的杀机猛的蹦射出来。

象征黑暗的火焰驱逐了黑暗。

——

皇家守卫队展开了游行。一排排魁梧的士兵手举武器,一列列平民高举着mettacrit的画像,声称要讨伐怪物的逆贼Toriel。

“铲除人类逆贼,正我怪物王朝国风!”

“该死的,那个mettacrit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这么疯狂!”Undyne脸上的嫉妒扭曲在一起,继而转变为愤怒,正欲出手,却被一旁的sans拦住了。

“welp,不想看看你的仇人一族是如何覆灭的吗?还要多谢你提供Asgore暗藏人类灵魂的证据呢。”

sans手持一大瓶芥末酱,辣味顺着空气传出,熏得Undyne连忙捂住了鼻子。

“啊……真是搞不懂你,偏偏要现在才动手。不过还真是蛮佩服你那芥末酱的,那浓厚的恶心的味道居然解了回音花茶的毒。”

这大概就是以毒攻毒吧。

Undyne轻轻摇了摇头,随风飘散的一条条红发下隐藏着一张恐怖的笑脸。

“该死的,全反了吗?”

Toriel二话不说,直接一排火墙浩浩荡荡的烧了过来。一行骨头突然立起,火焰遇墙绕道四溢,落入瀑布中,空留一阵白烟。

“tori,冷静冷静。我们只是要你把你家私藏的人类和人类灵魂叫出来而已。当年不是你声称要替mettacrit报仇才赶走了那个混账Papyrus吗?”

Toriel的嘴猛烈的上下抖动着,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杀气迟迟未去,众人皆要她一个答复。

连自己的私有物品都保护不好,真是够失败了。

Toriel将Alice还有象征毅力的灵魂抱住了,随后将罐子递给了sans,sans接过时,Toriel迟迟不肯放手。

sans用力一扯,扯走了Toriel的人类灵魂,还有她可怜的自尊与威严。

Alice被众人押解着一瘸一拐的走向了生命的尽头。陷入昏迷的boogie此时也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到来。

与此同时,真实验室里,

“该死的……”Asgore的双眼露出凶色,那杀气在眼里蔓延着,又被一种流动着的无奈压过。拳头紧攥着,但却无能为力。

游行的大军也来到了热域实验室的门前。

“集齐七魂,任何一个怪物都能成为神!sans已经持有最多的人类灵魂,你必须交出你仅有的人类灵魂,为我们的自由服务!”

“果然是回音花茶浓度不够吗……”

Asgore只是低下了头,准备迎接这不公平的展开。

“还差两个。”sans挥袍而归,红袍之上是胜利的喜悦,红袍之下是一场腥风血雨的蓄谋。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