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冲突【1】

*第二部分开端,请先看第一部分再阅读此文,多谢

*【目录】

——————————————————————————————

瀑布,哗啦啦的水声从远处传来,十分宁静,却无法阻挡空气中的杀气。

“mom,为什么,就这样忍着那个该死的骷髅?如果不是因为他,我脸上怎么会有这么难看的伤疤!”

一位左眼带着一个巨大伤疤的小羊——Asriel走出了房间,大声咆哮着。

“Asriel,我可不打算忍着他——对了,你去雪镇搜刮到什么没有?”

“没,他们说,钱全让Papyrus抢走了……”

“Asriel,回你的房间去,我给你做了派。我去找找sans。”

皇家守卫队队长突然变了脸色,快步走出了瀑布。那个家伙——Papyrus,已经越来越猖狂了。

瀑布的另一边,似乎还没没有发现危机的来临。

——

而热域中,一位穿着白色长褂的皇室科学家Asgore正在回实验室的路上。

“那些融合怪,现在怎么样了……”他嘀咕着。

“打劫!把钱交出来!”

一位鱼人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Asgore面前,手持长矛,不怀好意的笑着,似乎她肯定会胜利一般。

“你没那个本事,小家伙。”

“老东西,角都断了一个了还这么多话!”

鱼人Undyne一脸不屑,似乎那只角是她打断的一样,那其实是Papyrus的杰作——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gaster那家伙,我怎么会被那种弱智骑在脖子上!”

Asgore被激怒了。本就高温的热域变的更加高温,火焰和岩浆遥相呼应,杀气被点燃了,战斗一触即发。

Undyne挥舞着长矛戳向Asgore,矛却冲进了愤怒的火焰之中,随后被吞噬。

“该死的,怎么可能……”

Asgore挥出了手摁住了Undyne的脖子,Undyne感觉自己被举的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她失去了知觉。

——

当她再度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被铁链锁在了一座椅子上。周围阴森森的,除了杀气只有杀气。

旁边的房间里,阴暗的灯光下有着两个黑色的身影,一个身影在不停地抽搐着,尖叫声此起彼伏,在整个房间里回荡。

“当怪物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求生的本能会让他们产生一种强大的力量——决心,但他们都没能扛过去,最后,融合成了,那堆东西。下一个便是你。”

Asgore踏着白色的怪物粉尘走出,缓缓从包里拿出了几样东西——放电用的机器,刀子,还有各种各样Undyne都说不出名字的东西……

“该死的,你这家伙!”

Undyne一开始还在愤怒的抱怨,诅咒眼前这高大的羊面怪物,但后面,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

“奇怪啊,这家伙,扛住了决心,没有融化……有点意思。”

Asgore轻轻推了推眼镜,一道光冲上了他的眼镜,却被其中的黑暗吞没。

“那么,改造成机器人吧,让这个奇葩百分百的听从我的命令……”

——

沿着审判长廊的新家里,sans刚刚送走了一位贵客。

“是啊,我也是皇室成员!我凭什么被那个家伙奴役!”

sans重重地砸着桌子,那些桌上的骨兄弟合照的照片不安地抖动着。

“那个家伙从来不把我当兄弟!他居然对一个人类有了真感情!虽然那人类很不错,但我就差到哪里去了吗?我们相处的时间才最久!”

sans的双眼中折射着杀气,那个因Papyrus而有的疤痕正闪闪发光。

“那,我就让那个家伙尝尝厉害。”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