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面具【6】

*GE描写注意

*和前文没多大联系就不发传送门了

*Frisk在走屠杀线之前有走过多次中立

*也许会ooc?

*文笔负值

——————————————————————————————

手起刀落,毫不留情。那个人类,没有饶恕一个怪物,甚至毁灭了所到之处。

“你们既然不让我回家,我就不让你们在家里呆的这么舒服。”

人类小孩喃喃道,却不知道,怪物们的家,从来就不是地底,而是——结界之上。

那不重要了。

“平时,Chara都会来劝我几句,怎么突然就这么安静了?”

踩着那个机器人的爆炸残骸,人类小孩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开,延向一条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座——无聊的房子,至少人类小孩这么认为。

“为什么……这一次是一朵花在跟我讲故事?”

客厅里的四个板凳空荡荡的,如今,它们的主人几乎已经化为尘埃随风而去,永远不再回来。

“我——Frisk,到底做了什么?”人类小孩如此想道,说出口时,这句话却变成了:

“我——Chara,做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是……怎么了?”人类小孩张皇失措,在那朵花的碎语间快步走进了金色长廊。

夕阳西下的最后一缕余晖撒进了审判长廊,似乎点燃了空气中暗藏已久的杀机。

令Frisk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骷髅,不是只会演讲从不会攻击的吗?”

心碎的声音。

“嘿,bro,如果你看到我这么勤奋,会不会欣慰呢?”

骷髅如此想道,

“但那只是如果。”

骷髅张开了怀抱,友谊,真是个——虚伪的东西。

“如果,我们是朋友,你就别回来了。”

终究,骷髅难逃最后的劫数。

“Papyrus,你想来点什么吗?”

本应被罪恶感填满的人类小孩如今却被另一种感觉支配:

恐惧感。

“最后一刀……不是我砍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啊……”

人类小孩恐惧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同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那身影的嘴角高高扬起,双眼红的发黑,脸颊两旁的腮红格外耀眼……那是……Chara吗?

“但你可不能否认之前那些不是你砍的哦,你那虚伪的面具早就摘下了呢。”

仿佛有什么东西凑到了Frisk耳边说了些什么,人类小孩回头望去,却只有一片尘埃。

“那是Chara吗?不可能啊?Chara声音没这么恐怖啊……”

“不管了,继续向前走!”

Frisk擦了擦存档点,那发出的亮光还是那么明亮。这便是Frisk的【决心】所在。

依然手起刀落,但——这不是人类小孩Frisk控制的,

他想要说些什么,他想要做些什么,

but nobody came。

他被逐出了自己的身体,他原本的身体却变成了另外一份模样——Chara。

“这样吧,你的身上还有一些我想要的东西,把你的灵魂给我。”

Chara邪笑着,伸出了手,向虚无中的人类孩子伸出了手——

“那么,合作愉快。”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