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面具【4】

*上接面具【3】

(传送门)

————————————————————————————

几天后,

雪镇新安上的彩灯射出的光芒,经Mettaton的黄金雕像反射后熠熠生辉。

“今天,去趟Grillby's吧,好久没吃那里的东西了呢。”sans如此想道,随后化为一道黑影消失,再度出现时,脸上的笑容挂满了惆怅。

Grillby's——停业了。那位落魄的火焰先生还停留在此,不知所措。

“嘿,【火】计,怎么了?”

“来吃饭的顾客,一个一个都没钱,我只好让他们赊账,就像你一样,然后就……”

“welp,【火】计,我是真的穷。可他们呢?”sans摆出了习惯性的摊手手势。

“都忙着把钱用在建雕像上了。看,刚造完Mettaton的黄金雕像之后又要造alphys的了。”Grillby指了指正在施工的众人,眼神里满是悲伤。

“welp,那,我要找那位谈谈了。”

sans一个瞬移消失了,随后来到了Mettaton的皇宫。

“嘿,伙【机】,alphys找到没?”

“亲爱的是你啊!我正打算给alphys建立雕塑,我打算把她奉为国师……”Mettaton自顾自地说道,但被sans打断了。

“welp,那么,究竟找到了没?”

“啊,我还打算用黄金把她的名字雕刻在地板上,”Mettaton有意地回避了这个问题,旋即低下了头,悲伤爬上脸颊,“我……没有找到她。”

sans沉默了,眼里的瞳孔也被黑暗吞没。

“啊亲爱的,我已经找遍了这个世界了,你要相信我……”Mettaton惊慌失措地说道。

“好吧,罢了。”

sans转过身来,正想离开,却又被叫住了:

“那个,亲爱的,我还想再拜托你件事,你可以,帮我去瀑布Undyne家附近的那座房子去,探望一下,那里的主人吗?”

“没问题。”

sans来到了瀑布宁静区域,如同其名,这个地方十分安静,甚至可以说是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sans推开了那扇蓝色大门,里面,一位幽灵正戴着耳机听歌,显然没注意到有来客。

“你不知道,怎么和一个新朋友打招呼吗?”

sans闪现到幽灵背后,刚打算把手放到幽灵背后以此制造恐怖气氛,然而,他的手直接穿过了那幽灵的身体,突如其来的变故使sans摔了一跤。

“哦……你还好吗……你什么时候来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了,你不是Mettaton的经纪人吗……你来找我干吗……”

幽灵连忙道歉,一滴滴泪从那半透明的眼里溢出,腐蚀了地面。

“别哭啊,伙计,我的确是Mettaton的经纪人,那么既然你安好,就没事了。”sans大步走出了房间,来到了核心,想看看他那热狗店多天未经营现在如何了。

热域的那些踩上去就可以飞一段距离的装置如今已经失去作用,而核心——已经失去了电力。本来应该给核心提供冰块的雪狼现在已经不丢冰块了,他转行去给Mettaton建立雕像去了。

“这可不妙……”

没过多久,整个地下世界的灯便一并熄灭……

黑暗取代了光明……

那群陷入恐惧的人们还在叫着Mettaton的名字……

但Mettaton也无能为力……

Frisk终究没能踏出结界——【重置】

*END?【也许吧】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