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雪镇(3)

*在繁忙的补习生涯中肝出来的文

*目录

————————————————

“诶……我在干什么?”

一旁的冰面在存档点的光芒下反射着出清冷耀眼的光辉,空气仿佛被寒冷冻结了般尴尬。两个人类面面相觑,一言不语,也仿佛被这变数——突如其来的重置冻结了般。

“我记得……我好像睡着了。为什么我会回到了Frisk你存档的时候?”

“chara,看来是有鼠辈在搞小动作了。”Frisk屏住了呼吸,竖起了耳朵,弯下身子警觉地四下张望,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

“这里很开阔,只有一地冰雪,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藏身的地方——最多就只有散落在冰雪之上的几个雪澎……”Frisk的头脑高速运转着,试图给这异常的重置一个完美的解释,突然,人类小孩Frisk双眼一亮,迅速转过身急切地问道:“chara,你是在这雪澎旁睡的吗?”

“嗯……你是怀疑这雪澎吗?”另一个人类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在这无声的寂静之中,依稀可以感觉到杀意和……恐惧。

清冷的光辉中透露着肃杀之气。一切是那么的安静,连两个人类的呼吸声都是那么的不和谐——看来暗中窥伺的鼠辈们都憋着一口气呢。最后一个坠落的人类小孩Frisk尽可能慢的走向了那个雪澎,他无法掩盖他的脚步声,这令他倍感恐惧。

怕什么?就是群只敢偷袭的家伙而已。

Frisk走到了一个雪澎旁,瞪大双眼,将这只能到他腰部的雪澎上上下下的瞧了瞧,同时轻轻用手敲了敲。无论是触觉,听觉,视觉上都那么的正常,他不免倍感奇怪——没有异常才是最异常的。

Frisk就这样观察了一个个雪澎。在他欲伸出手触碰最后一个雪澎之时,那一个雪澎里突然传出恐怖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如同一只想要撕裂一切的狂犬,正在向两个人类——它的猎物,释放着他的威严。一瞬间,,最后一个雪澎破裂了,雪里面冒出一个巨大的穿着猩红盔甲的犬类生物。

“大犬汪……”chara脑子里发出了警报,旋即一把坐在了地上,瞳孔不由自主地放大,小声地低语着。

————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呢。”boogie看着asriel远去的背影,诡异的笑了笑。突然间,幽灵花收敛了笑容,它感受到旁边正有一个危险的生物靠近,于是急忙往雪里钻,却被一把拽出。

来人手掌上悬着火球,高温扭曲了空气,他穿着白色实验袍,白色实验袍里藏着一件猩红的毛衣,猩红的像是泡鲜血里染过一样。在手中火焰的光线下,那张脸却显得更加阴暗,其眉宇间透露着杀气,还有一点点愤怒。

“boogie,第九个人类现在何处?”

“Asgore,他已经穿过了雪镇去了瀑布……”

“哦?”被称为Asgore的羊型怪物手里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可我的摄像头说他就在雪镇的某处呢?”

Asgore转过身,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要你用这个人类铲除一切敌人,比如papyrus和那个sans,我好像没说过,我的蠢儿子,也要铲除吧?”

趁着Asgore转过身,boogie急忙钻入雪里,然而不久后他就又不情愿地从雪里冒出——雪下的温度正急剧升高,一瞬间厚厚的积雪便以高速融化。

Asgore回过头,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猩红的双眼里似乎刺出了两把利剑瞄准了幽灵花。

“呵,都臣服于sans了,还厚着脸皮说这个?”

“当年我想要扶植一个傀儡,没想到这家伙那么强,手里握了那么多人类灵魂……为了大计,必须徐徐图之。对了,我也不是非你不用。”

Asgore缓缓离开了,一江雪融化成的水随着这位皇室科学家的脚步徐徐流去。

“切……”幽灵花小声嘀咕着,钻回雪中。

——

“这个叫大犬汪啊……”Frisk眼里竟没有一丝波动,他握住玩具刀的手握得更紧了,不免露出了一道道的青筋。

“Frisk!小心!”

被称为大犬汪的巨大生物挥舞着手里的蓝色长矛向人类Frisk攻去,chara连忙喊道:“Frisk,保持不动,他就伤不到你!”

人类小孩Frisk默然,只是向大犬汪飞奔而去。

“Frisk!相信我啊……求你了……不要动……”

身后的人类chara不由自主地喊了起来,喊着喊着语气竟弱了下来,最后变成一声声恳求,如同一个无助的蝼蚁般。

“亲爱的,相信他吧。”mettacrit躲在一旁的雪澎里附和着。

人类小孩Frisk依然沉默,在蓝色长矛即将碰到Frisk的一瞬间,他停下了脚步,保持静止。同时,蓝色长矛也瞬间变成了白色……

身后的人类chara见到变色的长矛,双眼如同被恐惧与焦急之火点燃,嘴刚张开想要说些什么,却为时已晚。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