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雪镇(0)

将之前的雪镇(0)和雪镇(1)改动后合并了

目录戳这儿

遗迹的出口长廊狭窄而幽暗,伸手不见五指。根源无从得知的水规律地从长廊顶部滴落在地板上,发出小而又异常清晰的声响。踩踏地板的声音回荡在长廊中,就像有人跟在后面,又让人感觉是papyrus的鬼魂前来索命一般,一想到这,mettacrit不由自主地边回头边颤抖着想要躲在Frisk的身后,再回过头来Frisk的身影早已远去。

“啊!亲爱的,这好黑啊,还有别人的脚步声……”Mettacrit小小声的嘀咕着。

“那是我的脚步声。”人类小孩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同时脚步声渐行渐远,他已经走的很远了。

“哦。吓死我了……”mettacrit不停的喘着气,“我还以为有鬼呢。”

“鬼魂也怕鬼?”Frisk调侃道,语气之中却带有一丝轻蔑,“那还真有趣。”

“亲爱的,你……”mettacrit想反驳,又无言以对。

“我才没有害怕呢……”

——

前路豁然开朗。出口处出现了一个决心存档点,它的光芒,正如同太阳般温暖着两人。然而刚出长廊,一阵狂风便扑面而来,寒气从外到内的吞噬着Frisk。

“这存档点应该会很暖和。”Frisk期待地伸出手想要存档,“嘶,好冷!”

寒气渗入骨髓。

人类小孩忍着寒冷存了档。这时人类小孩的目光转向了长廊之外:那是一片被厚重的白雪覆盖着的树林,十分寂静,狂风在其中呼啸着,深绿色的枝叶似乎要被大雪折断。

“亲爱的,走吧。”mettacrit见Frisk还在观望便先行一步。

“你不怕冷的吗?”

“亲爱的,鬼魂感受不到冷暖的。”Mettacrit耸了耸肩,眨巴了下眼睛,眼睛中似乎带着无以言喻的失落。

人类小孩和鬼魂前后走过了吊桥。突然间,Frisk警觉地停了下来,之前的苦难使他被迫地学会了保持警惕。Mettacrit也隐约听见有咚咚咚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亲爱的,快躲起来!”不知何时mettacrit已经躲在了远处的的灌木丛里。

“噗呲,别人又看不到你,你躲起来干吗,还躲那么远……”Frisk感觉Mettacrit是目前唯一能给自己带来一点欢乐的存在了。

脚步声更近了!

“我该往哪里躲?这里很空旷,可以用于躲藏的灌木丛又太远,”Frisk的大脑和双眼高速运转着,他注意到了旁边的一个很不同寻常的东西。“有了!躲在那个人形台灯后面!”

“话说...为什么这会有个人形的台灯啊?”Frisk迅速蹲到了人形台灯后面,同时又不禁纳闷起来。

“喝,喝—”脚步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很大口大口的喘气声,“chara,你又躲在哪里了啊?”

——

寒冷的风和恐惧一同肆虐着。

“chara,别躲了!我已经找到你了!”站在吊桥上的羊型怪物边跺脚边恼怒地大声叫唤着。

Frisk打量着那怪物。他的毛发如雪花般白净,羊角还未发育完全,似乎还正蛰伏在雪花般的毛发下面,与红色的围巾和黑色的上衣裤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突然间,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Frisk的嘴。

“救命……”Frisk求救的声音被堵了回去。

Frisk挣扎着,努力想要挣脱。突然间,一股甜味直冲上舌蕾,融化了一切的恐惧——那是……巧克力的味道?Frisk愣住了。

“该死的,chara躲哪里了?找了整个雪镇都找不到!不会耍赖跑到瀑布了吧!”羊型怪物愤怒地跑开了。

“呼。”捂住Frisk嘴巴的手松开了,Frisk来不及喘气便转身退去,紧握玩具刀防备着眼前陌生的面孔。

“你好,我叫chara……对不起,刚才不是故意的,我正在和azzy玩捉迷藏……”手的主人见Frisk充满敌意便慌忙地连连摆手想要解释,“欸,你是...”

Frisk无心听所谓的解释,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面庞上,这是个人类?为什么这儿会有人类?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旋即又归于平静,不想让人看出他微妙的表情变化。

眼前这个人身着一袭黑衣黑裤,外套上有着一层毛绒,看起来很暖和,脸上的腮红格外引人注目。

chara本以为Frisk只是一个长得很像人的怪物,但细细打量却发现Frisk真的是人类。

“我叫Chara。你也是人类?”最终还是Chara开的口。
Frisk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肯定的答复。

“那……我们走吧。”chara向Frisk发出了邀请。

chara伸出手想要和Frisk携手同行,而后者却无视了前者伸出来的手,径直离开了。远处的灌木丛里,还有一个类似于幽灵的存在,正在不断打着哆嗦……

——

正走没多远,两个人类便看见前方有一堆火圈,几只满头大汗的怪物正在那拼命的钻火圈。

“这是?”

“妈妈给了azzy一个卫队,azzy就让他们练习杂耍,还说等下就要回来检查。”chara解释道。

“哟,兄弟们,别练了!”一只雪白的的龙形怪物注意到了两人,双眼发出了血一样的光,如同一只见到猎物的饿狼般,张开了大口,“如果,我们把这俩人类吃了,那我们还怕那小不点吗?”

“不是我们,是我!”带着尖帽子的小不点扶了扶他的帽子,并且试着摆着各种各样的造型,“你看我用什么造型杀了这人类比较好啊?”

龙形怪物雪铁龙率先冲了上去!

“不要过来!”chara惊恐地大叫道,“别过来……”

一道冰刺直冲着雪铁龙而去,阻拦了雪铁龙。

“混账东西!我的造型都还没摆好!这俩人类是我的!是我的!”

“什么破烂玩意,敢骂我,不要命了是吧!”

雪铁龙向左一闪,旋即转过身来朝着冰帽盖冲去,却撞到了Frisk身上。

“你要去哪儿啊?”Frisk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雪铁龙前面,伸手一把抓住了雪铁龙的角,顺势将这个叫嚣着的小怪物按倒在地,雪地被压出了一道深痕,不给这怪物丝毫反抗的机会,Frisk又紧接着抬起腿踩在雪铁龙的头上,弯下身去,玩具刀正对准颤抖着的雪铁龙瞪大的眼睛……

“这……Frisk!你这样,他们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你最后只会惨死啊!”chara惊慌的大叫,同时从怀里拿出了刀,盯着刀锋喃喃自语,“只要我死了,一切就能重置,我就可以让Frisk躲开雪铁龙,这样就不会让他犯下这滔天大罪,他就不会惨死了……我就可以……保护他了!”

Frisk处理完脚下这只怪物,刚抬头瞪向见识了Frisk的实力而不敢轻举妄动的其他怪物。这时,一股血的味道传进鼻子里,“!”Frisk不可思议地朝源头看去。一江鲜血径直流向Frisk的脚下,沿路融化了冰雪,十分的暖和,却让人胆战心惊——chara将刀捅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chara!”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的Frisk猛的踏血往回冲,沿路惊起几滴血滴,随后无声的落入了冰雪的怀抱之中——chara这一死,死的是那样的,无声而没有价值。

“Frisk……不要……莽撞……”chara勉强从嘴里挤出了几句话,随后他微弱的呼吸声便停止了。Frisk随后从血泊中拿起了刀……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