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遗迹篇(5)

目录戳这儿



“hey,你可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呢,要死也是要死在我手里……”

人类小孩的梦境里,似乎有人站在花海里对他说着什么。声音似曾相识,却太过虚无缥缈。突然间,Frisk惊醒了。

mettacrit睡着了,倒在了Frisk床边。

“灵魂,也要睡觉的么。”Frisk久违的轻笑了一声。
有一股香味透过紧闭着的门,吸引着Frisk。Frisk走出了房门,猛的发现一盘意大利面就躺在门前的地板上。

“哪里来的面?有毒么?”人类小孩四下张望,没有看见其他人,便缓缓将碟子送到嘴边,谨慎的小口品尝了一下。一股美妙的感觉透过舌头,直接令Frisk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似乎要跳出来似的。

“算了,哪怕真有毒还能重置。”Frisk如此想道,TA把那一碗面端到嘴边,一股脑的塞进嘴里,第一次体验到了体验了来自地底世界的温暖。

吃完面后,Frisk便径直离开了,甚至没有叫醒他的同伴,反正他会跟上来的。

“啊—”mettacrit打了个哈欠,当他睁开朦胧睡眼之时,却发现Frisk消失了。

“等一下我啊,亲爱的,别丢下我啊!”mettacrit迅速冲出了房门。然而一出门,mettacrit却不知所措了:眼前,有好几条道路,哪一条才是Frisk离开的方向?疑惑之时,Frisk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mettacrit喘着粗气地冲了上去。

“不会是死路吧?”走了半天路的人类小孩停了下来,靠在墙边。眼前的长廊长的让人烦躁。长廊里挂着一个个小玩具,幼稚得很。

“这把玩具刀...倒是不错。”Frisk从长廊左侧的钩子上拿下了一把老旧的玩具刀。

——

刚从长廊拐角处转身,Frisk便连忙大步往回跑。他刚刚看到了一个可怕的身影:papyrus。那个大个子骷髅正看着抱枕出神,以至于没有看见刚刚误入这里的Frisk。高个子骷髅那空洞的眼神里,似乎涌出了阵阵悲伤。

“Frisk,亲爱的,别走那么快……”mettacrit终于跟了上来。

Frisk暗中观察了半晌,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走向了papyrus。

“亲爱的,危险,不要过去……”mettacrit躲在转角处恐惧地向远去的Frisk伸出手,他又忘了自己只是个灵魂了。

“别担心。”人类没有回头。

“人类,你来了啊,”papyrus注意到了身旁的Frisk,便先开了口,打破了这寂静,“这个抱枕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抱枕,是邪恶的而又令人战栗的papyrus最厌恶的东西了。我那懒鬼兄弟就用这玩意来打发我,真是的。”

“说起我那兄弟,他可真是废物。记得曾经有群刁民想要暗杀我,趁我熟睡时在我家放了一把火。正当我被火惊醒时,我那个废物兄弟瞬移了进来。正好,燃烧着的横梁砸了下来,原本那横梁只会砸到我的,可那废物竟然冲过来硬挡住了那一击,还不要命的发动瞬移……”

这是个好机会呢,Frisk,杀了他。

“嗯。”

Frisk直接把玩具刀捅进了papyrus的胸膛,一言不发地捅了进去。没有任何的愧疚感,而且似乎有种类似于喜悦的感情萌生在Frisk的心间。

“杀他只是因为他给你带来痛苦,你只不过是把痛苦还给他而已,没事的。没事的。”

“人类,你……”那高大的身躯瞬间化作灰烬,一个头颅轻如鸿毛般坠落了下来,“唉,罢了。如果你能见到我那兄弟,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帝位本来就应该是他的,我不该……”

头颅化作灰烬。没人理睬那最后的话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