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遗迹篇(3)


略有改动,由于我极其厉害的拖更能力大家应该都忘了,我就重发吧,虽然只是略有改动。

   (目录)



“你—你好,人类,”那红色眼睛的主人发话了,“我是alphys。暗—暗中窥伺你的旅程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本想借—借你的手除去papyrus,或者借papyrus的手除去你,我再趁势夺去你的灵魂,为undyne……”

说到这,红色的眼睛里涌出了一滴与这个怪物一点都不相符的晶莹的泪珠,红光被泪珠折射出一道恐怖的光芒。Frisk感到一阵发毛。

“但你—你真的很烦!害得我不得不加入到你无趣的死亡之旅中!”红光变得更亮更加的猩红,杀意从中渗透出来。

“亲爱的,快跑!”mettacrit大喊道,他下意识地想去拉住Frisk,然而他的手却穿透了Frisk..他真恼自己为什么已经死了。那抹红光突然间加快了速度,向Frisk袭来。

一道闪电劈了下来,还好Frisk反应了过来,纵身一跃躲开了。电光火石之间,二人得以看清那红光之下的真实面目:

那生物披着一层黑色的被子,被子之下藏着一张暗黄色的脸,几道皱纹遍布于期间,如同几道大峡谷般,令人倍感沧桑。

“这是,alphys?”mettacrit诧异地小声叹道,随即露出了喜悦的表情,“Frisk,亲爱的,她就是我说的那个和善的alphys,我们有救了!”

闪电带来的光芒转瞬即逝,遗迹暗宫再次重归于黑暗。Frisk倒在地上,边呢喃着“别杀我”边往后爬,跟没听见mettacrit的话一样。与正欢呼雀跃的mettacrit不同,惊恐充斥着人类孩子的心……

alphys停了下来,任由恐惧继续折磨她的猎物。

“算了,还—还是早些结束吧。我—我还要去找那野蛮的骷髅算账!”围绕着Alphys呲啦作响的雷电,一道接一道的铺天盖地的扑向了Frisk。正欲起身逃跑的人类小孩却发现,自己走入了一条死胡同。

“救命啊!救命啊……我明明什么……什么都没有做……谁来帮帮我……我好害怕……救救我……”Frisk跪了下来,用与呻吟无异的感觉祈祷着。

Frisk,拣起你的武器,区区这些攻击,怎么可能伤害你呢?又是来自内心的声音。

“我……我做不到……”

你做得到!Frisk的内心正经历一场斗争。

眼看闪电一道一道地砸在地面上,马上就要把抽泣着的人类小孩劈的焦熟,被子下的生物贪婪地吸食着人类小孩的恐惧,泪水,然后露出丧心病狂的笑容。突然间,那笑容凝固了,红光虽因alphys睁大了眼睛变得更强烈,却也开始颤抖起来。

————

“啊,有好戏看了。”boogie在暗处笑道。

只见Frisk站起身,举起了树枝,闪电劈在树枝上,刹那间白光覆盖了整个区域,Frisk举着树枝从白光里走出,如同一位英雄一般,豪气万丈。原本微眯的双眼睁开,透露着与从未有过的坚定。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不要掩藏你心中的LOVE。大胆的释放它,要不然你就要死。即便你能重置,死亡的感觉也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把你心中所有的仇恨,愤怒,恐惧,委屈,加倍还回去!Frisk内心深处的仇恨渐渐吞噬了他的内心。

树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甩向alphys,后者连忙仓皇召唤出几道雷电,交织成一个一触即碎的保护膜。树枝走偏了,却在alphys脸上划出了又一道裂痕,这使得这只怪物更加丑陋了。

“该—该死的……”

alphys连忙转身,在身后汇集出另一个保护膜,雷电激起满地尘埃,为自己打掩护。正待alphys要逃跑,Frisk不知何时捡回了树枝,站在了alphys的面前。

“Frisk!不要!她是alphys!她只是……亲爱的,相信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动手吧,不要心慈手软,看看眼前这个家伙带给了你多少恐惧多少痛苦,常言道杀人偿命,现在是让她付出代价的时候了!Frisk内心深处的仇恨不甘心放过眼前的龙形怪物。

复仇的想法与所剩无几的仁慈在Frisk脑内碰撞。

“啊……!”Frisk仰天咆哮道,随后痛苦地双手捂住耳朵,跪倒在地上,Mettacrit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雷电横向腰斩了Frisk,人类小孩还保持着痛苦的表情,这让alphys不由自主的开怀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我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我终于不再是被别人欺负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Undyne,我会给你报仇的!”

alphys欣喜若狂,甚至忘掉了口吃的毛病。

——

世界归于混沌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被如此残酷的对待?死亡带来的痛苦真的好漫长好难受……凭什么?我……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Frisk看着自己的被一分为二的身体痛苦的抽噎着,一滴滴泪无力地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TA的心破碎了,却没有人来。

Frisk的灵魂开始散发出红光,红光十分暗淡,似乎有一股绝望的感觉掺在决心之中。

“这不是你的错,Frisk。”boogie于黑暗中现身,“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杀,或者被杀。alphys如此对你,你杀她有什么错吗?听我一言吧,小家伙,下次,杀了她。”说罢,Boogie又遁入黑暗之中。
人类小孩抬起头,失去光泽的眼睛注视着Boogie消失的地方。

他正愣着神,忽然一对手臂搭上了他的肩,背后传来了之前的声音,与之前相比却显得温柔而冷静。

“仁慈已经行不通了,不是么。”

Frisk像个木偶人一般木讷地点点头,他原本的决心已支离破碎,消逝在黑暗之中。

既然他们不接受你的好意...不如...

alphys得意的慢慢的走了过来,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不停的呻吟,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这跟自己当初被papyrus和Asgore欺凌,竟是如此的相似。而很快,alphys便从黑暗的回忆里走出,慢慢走向人类小孩Frisk灵魂散发出来的红光。

Alphys不知道的是,boogie的幽灵眼泪率先结束了Frisk的生命。

重置。

alphys的黑色被子悲哀的撒在了一团白色尘土上,作为失败者的坟墓。

微弱的沉吟声。

*你的LOVE增加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