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遗迹篇(4)

略有改动。

目录戳这儿




“嘿嘿,那个该死的骷髅,等着接受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吧。”boogie不怀好意地笑着,随后钻进了地面。

Frisk一行人走过了一条漆黑狭窄的道路后,终于走出了暗宫。眼前,是一条塌败的走廊。蜘蛛丝吞噬了墙面,只有隐隐一点光亮可以透过这天罗地网。走廊的尽头,坐落着白色的小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尘埃在房屋的附近飘动。

Frisk走了进去。即便房屋之外塌败不堪,房屋内部却相当宽敞。大厅内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画像,画着Frisk之前遇到那个可怕的骷髅,他正在一个露出微笑的矮个子骷髅怀里安静的睡着。

——

三间卧室,两间都在维修。Frisk径直走进没有维修的卧室一进门就和一双可怕的眼睛对视。

“papyrus,你终于回来了?”对面那个矮个子骷髅如此叫着。他迅速从床上起身冲了过来,抱紧了Frisk。

Frisk一言不语,只是一把推开了眼前的骷髅。眼神却冰冷而犀利,如一把利刃般捅进了sans的心脏。

“这是……怎么回事?sans怎么会在这里?他为什么会将Frisk错认为是papyrus?”

mettacrit不解地想道。眼前的骷髅全身上下萦绕这一股蓝色的气息,就像mettacrit记忆里的回音花海一般。

“papyrus,我是sans啊!那个【骨】独的sans!那个每天在梦里梦见你的sans!我自责了多日,终于下定决心来找你。当初是我不好,来,我们回家吧。Toriel和Asgore已经无法阻挡我们了!”

一行热泪从那笑着的双眼里流出。一滴一滴滴在黑暗的地板上,旋即被吞噬,不见所踪。

mettacrit愣住了。他从未见过sans哭泣的样子,从未见过sans以这样的语气来说话。

Frisk脸色一黑,举起了树枝,冷漠的回复道:“走开,别烦我。”

“welp,bro,那我……先走了。”眼前的骷髅一瞬间便消失了。

人类小孩Frisk抚摸着床单,床单湿漉漉的,令人烦躁,不过总比地板好。Frisk躺上了床,不一会儿便沉入了梦乡。mettacrit慈祥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熟睡中的人类小孩。这一天经历了多少苦难啊,也是时候让他睡一觉了。

“只不过sans那家伙,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家里传来了sans的声音?唉,估计又是幻听了。邪恶而令人战栗的papyrus要赶紧回家休息一下了。”

——

papyrus打开了房门。

“Frisk,小心,papyrus来了……”mettacrit小声呼喊着,但Frisk的呼噜声轻而易举的盖过了他微弱的声音。

脚步声一拍一拍地近了,恐惧也一点点漫上了mettacrit的心头。

“怎么办,怎么办!”mettacrit不安地来回踱步,希望在papyrus到来之前想出解决之策。但他失败了,papyrus打开了卧室门。

“这家伙,还活着啊!够顽强的!”papyrus召唤出了一架骨炮。骨炮血色的双眼在黑暗里如一只恶魔一样搜寻着猎物,随后张开了血盆大口。

“等等……那是?”

恶魔的双眼聚焦在了一个抱枕上。眼前的人类正抱着那个抱枕安静的睡着。恶魔的眼前一湿,似乎被什么液体遮住了双眼,当他的双眼再次恢复时,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陌生。

——

“welp,bro,该睡了。”

sans轻轻地摇着papyrus的摇篮,看着眼前的这个小骷髅宝宝,一股宁和不由自主地从sans心底萌发出来。这种宁和,让sans愿意为papyrus做任何事。

“sans,我要玩具!我不要睡觉!”幼小的papyrus在摇篮里大闹,随后“哼”的一声就撇开了头,拒绝回应sans的一言一语。

“welp,别【骷】啊,我给你找就是了。”sans轻轻放下摇篮,拿起了一个机器人形状的抱枕塞给了papyrus。

“好耶!”幼小的骷髅宝宝开怀大笑着。sans在弟弟童稚的笑声里安然入梦了。玩着玩着,papyrus便在sans的怀里,睡着了。

sans并不经常陪papyrus入眠。他经常作为皇室长子被gaster叫走。不过,有那个机器人抱枕,papyrus每晚总能睡得特别安稳。那抱枕上有哥哥的味道,充满着安全感的宁静气息。

这抱枕在papyrus称帝时便遗失了,以至于papyrus如今见到这抱枕,竟然神思恍惚,喃喃自语起来。

“sans……我好想你啊……”微弱的声音,也许只有papyrus自己能听得见,也许甚至连他自己也听不见。

“唉,真是的。”papyrus关上了卧室门,脚步声渐行渐远。mettacrit悬着的心也一点点放了下来。

“啊,chara,邪恶而又令人战栗的papyrus实在是下不去手了,如果他离开了这里,接下来的事,拜托你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