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陨落(2)

*这是之前的文章,被LOFTER屏蔽了,重新发上来。略有改动。

目录在这

—————————————————————————————

“我恨极了你……”

牢房寂静无声,而此时,Papyrus的脑子却不断回放这一句话。这句话就如一把利刃般捅进papyrus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每一次捅进去出来后都制造出一道道骇人的伤疤。

无边的黑暗蔓延着,正欲摧毁昔日的君主所有的尊严。

“计划第一步成功了呢。”

Asgore躲在暗处偷偷的笑着。突然,他想起来一件事情,最近这几天他把Undyne送上娱乐圈的宝座,不知如何了。

Asgore快步离开了牢房,本就悲伤的Papyrus却在回音花茶的作用下,崩溃了。泪水,愤怒,不甘,委屈,这些感觉在Papyrus心里交织着。papyrus两手用力地捂住双耳,跪倒在地,如同一个疯子般无助地喊着救命。

但没有人来。

——

Asgore 日记 第一天:

亲爱的日记,

今天真是个不错的一天。

我做的回音花茶的总剂量可以让Papyrus崩溃四天。如今,已经是第二天了。

是时候了。我偷偷拿着牢房的钥匙,趁Papyrus睡着了,打开了牢房门。

Papyrus的睡姿着实不怎么好看,好像在做什么噩梦一般,一直打着滚,还从床上滚了下来。

我的回音花茶还真是厉害呢。想想这个暴君竟然这么幸福,能品味我做的回音花茶。我那只被他打断的角还真是可惜了,当年有Gaster罩着他,现在呢?真是有意思。

哦对了,我把Undyne那个家伙送上娱乐圈了,看起来效果还不错。那群东西就是喜欢看她打打杀杀,我对Undyne的实验让她左半脸的眼睛变成了复眼——不过她居然用眼罩遮住了,真是有趣。

还有,她的那两个新加上去的手实在太碍我的眼了,于是我把它们设置成了可以隐藏。

晚安,日记。

——

Asgore 日记 第二天:

亲爱的日记啊,

今天真是个美好的一天。

Papyrus不见了,牢房也变得湿漉漉的。味道挺咸的,看上去是眼泪呢……以前,牢房只有一种尘埃的味道。

而我的摄像头显示他去了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遗迹。

遗迹的大门从此再也没有敞开过,来自遗迹那边的光也被遮住了,现在,光源只剩皇座结界那边了。

说到皇座,那马上就会是我的所有物了。真是不明白Toriel怎么不把sans一并除掉……那么,该是时候让群众都知道真相了:Papyrus这个暴君终究在我们群众的实力前低头了。

迟早群众也会在我面前低头。

晚安,日记。

——

回音花茶的毒解了,这就相当于人类世界的酒醒了。

“我……这是在哪里?”Papyrus疑惑的问道,但只有黑暗回复了他。看来,这就是遗迹了。

“该死的……我为什么会来这!sans那个混账我还没找他报仇!”

Papyrus刚刚想要大步跨出遗迹,又回想起了自己被sans那个混账关进牢房的场景。牢房里的日日夜夜是那样寒冷,那样令人绝望,只是回想起那段时光,一股寒气便冲上papyrus的脊柱,不由得使他停下了脚步。

“我要是现在出去,岂不是找死?伟大而又令人胆寒的Papyrus才没有那么愚蠢!”

Papyrus走进了遗迹中那座古老的房子,扫了扫上面的灰,拿出了拖把,开始打扫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干净了。地板闪烁着——绝望的光芒。

“我恨极了你。”sans的那句话似乎还在Papyrus耳旁回响。看来回音花茶的药性还没完全解呢。

——

与此同时,第二个人类——橙色灵魂Nanna从王座那边掉了下来。

传说爬上伊波特山的旅人没一个能回来,Nanna可不信这个邪。她用绳子绑着自己,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踩着悬崖峭壁往下走。

“哇!这真是个刺激的冒险!”Nanna正打算把绳子这个累赘解开——毕竟马上就要够到地面了,直接跳下去更爽更刺激!

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不对……一根骨头直接射穿了绳子,她的心脏的位置散发出阵阵蓝光,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

“该死的……”Nanna想要摆脱这种感觉,但是那种不知从哪里来的感觉让她无力求救。突然,她看见了一旁正在微笑的骷髅。那个骷髅笑容中的大金牙格外耀眼,骷髅的眼睛反射着Nanna——勇气之魂的愤怒。

随后她掉了下来,掉到了一片骨海中,橙色灵魂在骨海中隐隐若现。sans连忙跑了过去,用罐子装起这个人类灵魂。

“第二个人类灵魂,到手。”

sans拖着皇袍,大摇大摆的走了。sans前脚刚走,Asriel后脚便到。

“刚才,这好像有人类的声音?”

他听到这里有人类的声音便匆匆赶来,结果,只剩下一对手套和一个围巾孤零零的留在那里。

————

*Undyne的外貌同人创作随意

*把复眼画在右半脸的同人也是允许的。

*Asgore日记可以在福pe线进入真实验室时看到。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