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遗迹篇(1)

【目录】

“又……重新来过了吗?”Frisk缓慢从黑暗中起身,一股剧烈的疼痛感冲上了他的大脑,“如果重新来过的话,不会有这种痛觉……莫非……我还活着?”

“Frisk,亲爱的,你终于醒了!”

mettacrit激动的说道。

“这是……哪?”Frisk几乎是用呻吟般的声音问道。

“亲爱的,这里……好像是遗迹的下面,也有可能是真正的遗迹……刚刚,我看到好几只蛙吉特……还好他们没发现你。”

突然间,一个黄色的星状物体闪现在Frisk旁边,突如其来的光明让Frisk惶恐不安。

“这是……决心存档点?”

mettacrit想起了些什么。早年,他回到地下的时候,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好像隐约看到过这个东西,不过,他终究无力触碰,便与世长辞了……

“Frisk,触碰一下这个东西!”

Frisk疑惑不解的触碰了。突然间,痛觉便烟消云散了。

“呱—呱。”

蛙声四起,旁边还传来翅膀震动的声音。看来,是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把他们引了过来。

“人……人类……”忧郁虫虫哽咽着,“快点……离开……”

“呱。你疯了?这个人类的灵魂将会成为我们逃出去的武器。”一只蛙吉特对着一旁正不停掉着眼泪的忧郁虫虫咆哮道。

“人类。你们将我等封印于这地下,不见天日。现在,你来这地下,是要让我等,万劫不复吗?”一位已经很老的蛙吉特站了出来,几乎是咆哮着质问道。

“我……我只想回家……”Frisk几乎要跪下来恳求了,“求求你们,让我回去……”

一群蛙吉特冲了上来,发挥着它们野兽的本能……

决心破裂的声音。

——

决心存档点的光芒折射着黑暗。

“Frisk,亲爱的……”mettacrit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转过了身,不忍再看下去。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灵魂,你们谁来享有?”Frisk强撑着勇气答道。

“呱。当然是我……”年长的蛙吉特自信的向前跳了一步。

“呱。明明是我……”年幼的蛙吉特反驳道。

“呱!是我!”……

蛙吉特们争吵了起来。吵着吵着,便开始撕咬起来,白色的粉尘散落在黑暗里,消失不见。

“别吵了啊……”忧郁虫虫哽咽着,随后便逃走了。

一个一个的尸体倒了下来,随后变成了灰烬。在灰烬之上,屹立着最后的胜出者。虽然遍体鳞伤,那胜利者还是像Frisk叫嚣道:“呱。人类,这就是你要的答案了。”

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不是吗?现如今,唯有孤注一掷了。

Frisk握紧了手中的树枝。

“即便我会死,我也不能毫无反抗就死了……”

“Frisk……”

mettacrit想劝劝Frisk,却又不敢开口。仁慈,真的是对的吗?mettacrit内心深处的,曾经是个人类的那位,或许也说不准。

那只蛙吉特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又一道伤疤出现在蛙吉特的身上,不过,与之前的伤疤相比,这一次是致命的。Frisk竟那么干净利落的送眼前的恶魔去了地狱。

“我……我真的杀了……一个……生命?”Frisk跪了下来,掩面啜泣着。哭声是那么微弱,微弱的好像随时会被吞噬一般。

“亲爱的,你也是迫于无奈……”mettacrit走上前安慰道。

“可是……那是个生命……”Frisk的啜泣没有停止,反而愈来愈烈,这令mettacrit更加的茫然无措。

眼前的这个人类孩子,究竟应当如何安慰?又应当如何指引他?往哪个方向指引?算了吧,mettacrit否定了要指引Frisk的想法。毕竟就凭一个已故之人的薄力,能做什么呢?

“blooky……你说……我该怎么办……”mettacrit沉思道。

“你的LOVE上升了。”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