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陨落【3】

*目录

——————————————————————————————

花园里,一位新上任的统治者正对着结界发出的光芒发呆。

“Papyrus……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是在保护你!真没想道几句话就把你打垮了!试想一下如果我不对你说那些话,Toriel和Asgore会放过我们吗?我们很有可能会被一起消灭!”

“Toriel和Asgore很明显不想要落得弑君篡位的名声。便想扶我上位,我顺从他们,说出那些话,我才能活下去,才能让他们相信我恨你入【骨】,他们才会放心的把你交给我处理,我才能有机会……保护你啊……”

sans沉思道,幻想着Papyrus此时就站在自己眼前,自己正在和他诉说自己的苦衷。但那终究是幻想。

“我现在,还不够强。”sans长叹一口气,叹息声落在自己红色的长袍上,随后被王袍中的黑暗吞噬。看来这出戏,还要再演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

——

Grillby's之外,暴雪纷飞,寒气透骨,一合怪物小孩此时的心境。

雪镇,曾经对于怪物小孩来说,是个十分美好的地方。但,他的父母因交不起重税被关入了大牢。他的姐姐,好歹也是个皇家守卫队里的一员……然而,当他的父母出事时,他的姐姐奋不顾身的去营救……结果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人们都说Papyrus那位暴君已经远去,而新上任的统治者sans是很爱子民的,但现在看来,那都是假的。

“哟,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怪物小孩坐在Grillby's里叹了一口气,他的确无可奈何,他没办法杀了sans为家人报仇……

窗外的雪停了。空留满地尘埃——不对,那是雪花。

“你……想吃什么?赶紧说,我可忙了。”

一位紫色的火焰人不耐烦的走了过来催促道。

“我只是想坐在这里而已!关你什么事!”怪物小孩不怀好意的回击道。

Grillby正打算以暴力手段驱逐客人,但正巧这个时候,雪镇的一位兔女士牵着一个小兔子的手,很明显是一对母女,走进了Grillby's,准备点餐。

“老板,有薯条吗?”兔女士问道,“别弄错了,这是给我家这个小东西吃的,我可不喜欢此类垃圾……”

“有,等一下。”Grillby收起了杀意,走到了厨房里面,随后拿出了一袋薯条。

“哟,凭什么你这种东西都会有家人!”

怪物小孩直接站了起来,对着兔女士他们喊道。如果怪物小孩有手的话肯定会直接一巴掌扇过去。可惜他没有,所以,他被兔女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他被狠狠地揍了一顿,然后带着满身伤痕被抛出Grillby's,落在满地雪花中。

寒意透过骨髓渗进怪物小孩的心底,逼出了早就已经存在的泪水。

怪物小孩连忙爬了起来,不顾一切的跑开了,沿途撒了一地泪水,哭声被回音花记录了下来,随后又被肆虐的狂风的声音替代。

他跑着跑着,跑到了瀑布。阵阵水声传来阵阵绝望。随后他就撞到了一个巨大的机械盔甲上,头上传来一阵痛感和杀气。当他抬起头时,一个机械鱼人正站在他面前。

人人都知道那个机械鱼人是谁。她经常在电视上出现,每次节目不是打了那个怪物就是又毁了什么无比坚固的东西,怪物小孩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被当选成明星的……

“哟,是你这个垃圾啊!”怪物小孩竭尽全力收回眼泪和哽咽在喉口的痛苦,恢复了平常的欠打的模样,不过声音还是比较嘶哑。

“你再说一遍?”机械鱼人Undyne一把抓住怪物小孩的衣领举了起来,并给了一个藏着愤怒的微笑。

“你……你这个垃圾……”怪物小孩开始害怕了,不过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后面发生了什么怪物小孩就不得而知了,他一瞬间感觉到什么东西打在了自己身上,火辣辣的,随后,他便失去了知觉……

“把你带给Asgore那个混账,他一定会善待你的,小垃圾。”

Undyne大步离开了,然而这一切都被种在旁边的回音花记录了下来。正巧,没过一会,Toriel便从此经过,听到了这一切的全过程。

——

热域,

结界那边的光芒日益消散。地面世界上,不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而Asgore也关掉了所有的灯光,像是喜欢黑暗一样。热域的光芒便只剩岩浆,那光芒似乎还在发出滚烫的气息。

Undyne踹开了实验室大门,将怪物小孩塞进了通往真实验室的电梯,按下了按钮之后就离开了电梯大门,离开了Asgore的实验室。

“我真的不想看到那个混账……”

Undyne离开了。而Asgore也收到了这个新的试验品。

融合怪们正暗中观望着。

“这……呵,Undyne真是越来越有趣了。”Asgore轻轻推了推眼镜,本来得到一个新的试验品他都会很开心的,但他这次却脸色沉重。

Asgore把怪物小孩放到实验台上,手举实验器材,正欲开始实验,手却悬在半空中,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放不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这个伤痕累累的怪物小孩,Asgore竟然联想到了Asriel。那个孩子,曾经有一次也被Papyrus打成了这样,只不过没有断手……

“罢了。”Asgore长叹一口气,乘着电梯走出了真实验室,一手,抱着怪物小孩眼神低垂,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反正,我要这种垃圾做实验也没有作用的,这种东西融成融合怪也没有战斗力,一点也不可惜。”Asgore不停的对自己施加心理暗示,然后,Toriel就赶到了。

“Asgore,我真是没想到你现在都这么残忍了!”Toriel快步冲向Asgore直接抢过了怪物小孩,看样子,她是把那些伤痕全部归结到Asgore的头上了。

Toriel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抱着那个可怜的孩子踏出了实验室大门。

Toriel曾经……不是这样的。Asgore在脑中不断寻找Toriel过去的样子,但只搜到了一个残忍冷酷的样子。直到Asriel出世以后,那个样子才有了些许的变化。

也许,只有为人父母,才会对年幼的小孩有着特殊的感情吧……正如同Asgore,Asriel出世后便再也没有把小孩拿过来做实验。

“呵,有意思。”Asgore低语道。

Undyne那家伙他本来也没有兴趣的,可谁让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抢劫抢到自己头上呢?他可从来都不是个温柔的好好先生呢。

“sans那家伙……居然已经拿到两个人类灵魂了?”

监控器响了。监控画面里,雪镇旁的森林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个人类小孩的身影。

那人类身着一件淡粉色衬衫,有着一头飘逸的秀发,裤子口袋里还有一个手机。

“sans已经抢先两个人类灵魂了,我必须采取行动了。”

几年前,Gaster就是借着权势,欺压Asgore,欺压Toriel,欺压Asriel的。看看当年Asriel的惨状,若sans得到更多人类灵魂东山再起,后果将不堪设想。但绝对不能去抢sans的人类灵魂,一旦他吸收了那些人类灵魂……

无奈之下,Asgore拿了一杯回音花茶直接对嘴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回音花茶在Asgore脑内重复着那一句话:

“你想杀了人类,只是为了自保罢了。”

“来吧,融合怪们,我们该是时候出去大展身手了。”

——

雪镇旁的森林,暴雪纷飞,如同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突然,第四个坠落的人类小孩——蓝魂Ethan正走在这大雪之中,不停地擦着手掌取暖。

突然,裤子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喂,人类!这里是伟大而又令人胆寒的Papyrus!现在你怎么样了啊?”Ethan接通了电话,电话对面传来一个巨大的声音。

“额,我很好,除了有点冷。”Ethan快速的回答道,希望对方能早点挂断电话。Papyrus那个家伙感觉阴阳怪气的,可终究没有伤他,但这还是令他不寒而栗。

电话两边的人都沉默了,Papyrus想说些什么,但不知道该说什么,Ethan则忙着赶路,突然,Ethan背后传来一阵阴气……

电话另一旁的Papyrus听到了尖叫声,惊慌失措的问道:“喂人类!你不会刚离开伟大而又令人胆寒的Papyrus那么一小会就死了吧?喂!回答我……”

电话坠落在雪上,孤零零的响着。

三根融合怪的触手射穿了蓝色灵魂Ethan的心脏,他一瞬间便倒在了雪地之中……

蓝色灵魂在空中闪现,随后被Asgore装进了罐子中,马上,电话那头的Papyrus就又听到了爆炸声。随后,电话便挂断了。

Asgore一个火球烧毁了电话。火焰里,折射着Asgore阴森的脸,还有在暗中观察的一朵幽灵花——boogie的身影。

“我原本想要和你达成协议的,但你这家伙居然跟我说不应该相信一朵花……真是有趣……”

boogie长叹一口气,随后恢复了它的笑容,它边笑边摇动着自己的两片残破不堪的嫩叶。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