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陨落【1】

*目录

*回音花茶设定【物品杂设一】

*刀子预警

——————————————————————————————

“Asgore,有什么事情赶紧!朕时间没工夫在你这里闹!”

Papyrus大步冲向Asgore,不耐烦的吼道,同时重重砸向Asgore的桌子以示威风。

“陛下,不要着急,我们何不坐下来,喝杯茶呢?”

Asgore面带微笑,但那笑容之后有着很深很深的期望——很快,眼前这位暴君便不复存在了。Asgore不紧不慢的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茶壶,倒起了茶,递到了桌上。

Asgore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蓝色的茶也暗暗重复着什么。不错,那是回音花茶。

回音花茶会让喝下去的人脑海里一直重复回音花还没被泡成茶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可以让喝下去的人脑子崩溃或被洗脑一段时间。就像是人类喝了酒一样。

Papyrus做了下来,直接打翻了茶杯,一滴滴的茶直接倒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皇室科学家Asgore终究是忍不下去了。随着茶杯的毁灭,Asgore脸一黑,发动了机关:

“你这给脸不要脸的家伙!”

随着Asgore怒吼声音的结束,实验室地板下,一根根白色的不明物体突然伸了出来,在Asgore的命令下,直接抓住了暴君Papyrus的手臂。前者得意的笑了笑,而后者却也不甘示弱。

怒火燃烧了起来,一根根骨刺直接刺穿了那些白色不明物体,将他们变成一团又一团白色物质,溅落到地上……

“恶心极了,Asgore,你是不想活了吗!”

暴君召唤了一轮骨炮轰向了Asgore,然而,激光到来之前,那些被打成一团团的白色物质又重新聚集了起来,化作一个巨大的盾牌挡住了骨炮。

激光的亮度直接点亮了整个实验室,光芒从中溢出。

当激光的亮度消失时,一排排的火焰从地上爬向Papyrus。于此同时,实验室大门被直接踹开,Toriel率领大军赶来。

“该死的,都不想活了吗?”

四轮巨大的骨炮吐出了一排巨大的激光,诉说着Papyrus的愤怒,然而,那只巨大无比的白色混合物突然冲了过来,Papyrus高举手臂召唤出一排尖锐的骨刺直接射穿白色混合物的身体,那却怪物不折不休。直到Toriel拿起了火炬之时才退开。

对方似乎打算硬碰硬。Toriel拿着火炬,往地上一震,抖出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里的火焰一涌而出,像一群想要吃羊的饿狼般咬向那排激光。

骨炮有了裂痕,Papyrus被一股强大的杀气逼退了几部,汗水从暴君的头上流下。

“我不能放弃!”Papyrus如此想道。

很多年前,他便知道,他已经在别人印象中残暴无比。如果他再去关爱自己的兄弟sans,那么sans一定回沦为众矢之的,就会有危险!Gaster当时已经被Asgore……

那么,就把所有的矛盾,全部集中到伟大而又令人胆寒的Papyrus的身上吧!

执着,坚持,愤怒,如今这些东西如今都可以在Papyrus睁大的眼睛中看出。

骨炮有了裂痕,Toriel却十分轻松,火焰在热域的温度下显得格外有优势。

皇家守卫队队员们坐了下来,观看这场胜负已定的战斗。

“要是有喝的就好了……好热啊……”一个队员流着汗抱怨道。

“我这里有。”Asgore再次端起了茶杯,倒了一杯回音花茶递了过去。

“该死的家伙!我马上就把你撕成碎片……”

Papyrus大吼道,然而怒吼声却被火焰强行吞噬。骨炮的裂痕越来越大,咔擦咔擦的破裂声也越来越大。

突然间,一个身影出现在了Papyrus背后。

“welp,bro,你不知道,怎么和兄弟握手吗?”

Papyrus转过了身,如果他现在没有在战斗他一定会一巴掌扇过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sans!现在就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杀了他们!”

“welp,bro,你弄错了什么。”

sans的大金牙笑的格外灿烂,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里满是嘲讽与杀意,一根骨刺被sans召唤出来发射了出去。

“Toriel,你这次死……”Papyrus本以为那根骨刺会刺穿Toriel的胸膛。

事实并非如此呢。一滴一滴血从王袍里流出,染红了王袍,王袍上的尘埃沾满了血液与Papyrus绝望的眼神。

“sans!该死的!你就这样报答你的兄弟?”

“Papyrus,你也知道我们是兄弟啊,那你就不应该如此对我!我一开始,你还待我不错,但当我被那些人欺负的时候你却帮着他们一起!”

“Papyrus,我恨极了你!”sans着重吐出了最后一句话,旁边的Asgore也忙的不停。他拿出了一朵回音花,正好录下了这段话。

一种液体从Papyrus眼里流了出来。那是咸的液体,正是眼泪。

如果不是因为一开始,Papyrus对所有人都不好唯独对sans好,sans怎么会被众人欺凌?那些欺凌sans的人无非是恨Papyrus,便恨上了Papyrus的同党sans。

人们就是喜欢嫉妒,喜欢攻击,喜欢血腥。但,Papyrus一直很小心,他所造成的伤害从来没有超过一滴血……

“你……”

“罢了。”Papyrus收起了骨炮。

“Toriel,他就交由我处置了。”sans示意火焰停止攻击。

“现在杀了他以绝后患不好吗?为什么你要这样……”Toriel反对道,但随后就被Asgore拦住了。

“你还是那么粗鲁。杀了他太便宜他了,”Asgore贴着Toriel的耳朵说道,“我可是有个更棒的计划。”

皇家实验室墙壁——毁了。所幸真实验室的大门没有被炸开。

皇家守卫队冲了上去,Papyrus被打入了大牢。

sans也没忘记过给他的兄弟送些食物。不过,那些食物,都是被Asgore的回音花茶泡过的。

回音花茶的内容是sans说的一句话:“我恨极了你。”

Papyrus被打入大牢的消息被Toriel和Asgore暂时封锁了。看样子这对夫妻真在策划着什么……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