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storyfell 冲突【2】

*【目录】

*感谢 @blackcola 帮忙指出bug

——————————————————————————————

最近,alphys在网上发表了关于“如何打理花园”的文章,没过多久,便引来了皇室科学家的注意。

他们成为了朋友——网上的,直到……

“alphys,你住在哪里?”Asgore发问了。

“瀑布宁静区域,皇家守卫队队长Toriel家附近。”

“那看来,这是Papyrus通缉的人了,那个家伙甚至这么简单的活不自己干……傲慢到如此地步……而且,alphys还跟这条傻鱼有关……”

Asgore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满满的黑暗在Asgore嘴里蠢蠢欲动。

————

又是新的一天。sans日常来到结界附近的花园散步,有意躲避Papyrus的寻找。

sans顺着从结界处慎入的阳光看去,一个身影屹立在目光所到之处。随着那个身影慢慢走了过来,sans认出了那个身影:

“mira!不,是mettacrit,吗?”

眼前的那个身影样子很古怪,sans说不上来那样子多么恐怖,但是,除了mettacrit谁会从结界那边走过来呢?

mettacrit走向了sans,径直倒在了花海之中。

“welp,你可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呢,要死也是要死在我手上,mettacrit,坚持下去!”

sans坐在mettacrit旁边,摇晃着那即将变为尸体的身体,一滴一滴鲜血从mettacrit的身体里流出,染红了黄色的花朵。

“亲爱的……sans……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不要……杀害人类……”

随着mettacrit终于吐出了最后一个字,他的气息也随之消失。只剩下了,尸体和鲜血。

“这家伙还真是自以为是……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你……”

血迹弥漫在sans的眼前,挥之不去。他虽不讨厌mettacrit的节目,但是他还要用他的人气帮助自己战胜那个暴君啊!唉,可惜了。

——

“sans!你这死家伙在这!mettacrit就这样拿着人类的灵魂死掉了?”

一任暴君Papyrus冲了上来,揪住了sans的衣领大声质问道,然而,sans并不示弱,sans对着自己的兄弟就是一巴掌。

“混蛋!我才是你的兄弟!你就这样对我?”

“兄弟?你就只是我的宠物而已!sans,失踪了一会以后翅膀长硬了?”Papyrus满眼凶光。

随后,一位公羊——Asgore便冲进了这杀气弥漫着的花园。

“陛下,Toriel那混账不肯遵守命令,alphys我已经抓来了。”

公羊话音刚落,一位机械鱼人便将alphys押了上来。

“该死的!如果不是因为Asgore有个一按我就会自爆的遥控器我怎么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Undyne小声低语道,却被alphys听见了。

“Asgore!混账!没本事自己来抓我就让Undyne这么一个废物来做这种事情,你要不要脸啊!”

母龙alphys大声吼叫道。但却无济于事。

“我可以让你和她一个下场。”Asgore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这虚伪的笑容让旁边的Papyrus很不舒服。

“Asgore,这个家伙就交给朕处理吧。你,”Papyrus指向了alphys,他甚至都不想叫她的真名,“到遗迹那个蛮荒之地去生活吧,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Papyrus,你个暴君!要发配也要先发配Asgore这个混账!”

但,守卫并不听从alphys的吼叫。

她还是被押走了。

“Papyrus,Asgore!你们不得好死!”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充满火药味的空气中。

“sans,现在,该收拾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了!跟朕回去,别丢朕的脸!”

“有意思,Toriel还真是干了件有意思的事。”Asgore低语道,随后离开了。

“跟你吵架明显是丢我的脸!回去就回去!”

这对兄弟终于离开了,虽然是边打边回去的。

——

“该死的,终于逃出来了……”Napstablook借着自己幽灵的特殊才能逃过了一劫,他来到了花园,看到了那具孤零零的尸体。

“mettacrit,你这家伙……跑到地面上去怎么还知道回来!

Napstablook伸出刀子想捅他的表亲一刀,结果,刀子透过了mettacrit的身体。

“你就是死也要躲开我吗?为什么……当我的所有物不好吗……你就如此嫌弃我吗……”

本就抑郁的Napstablook被打回了原型。所有的坚强,所有的强势,都是装出来的,现在,他再也无法接着装下去了……

一种奇怪的液体从Napstablook的半透明身体里滑落——那是他的泪水,他从来没哭过。他哭自己,哭自己为何要被Papyrus如此对待……他哭mettacrit,为何要背叛自己去到地面上……还落得如此下场。

充满腐蚀性的泪水洒满了花园,花儿的花瓣因此摇摇欲坠。

“呵,你真以为你能躲开我?不可能的,在另一个世界,你还是我的所有物。”

Napstablook将刀子举在了胸前……

Napstablook对着自己的腹部就是一刀……

半透明的身体化作了灰烬,撒在了残破不惨的花上。

第二天,新的花儿绽放了。

——

然而,mettacrit的死已经被皇室科学家Asgore传的人尽皆知。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