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面具【5】

*跟前文没啥联系就不发传送门了

*文笔负值

*100%纯刀子不掺糖

*alphys国王结局

*ooc预警

——————————————————————————————

晨曦射过结界,场上,用来宣盟的六个罐子——原本是装人类灵魂的罐子,装着的却只剩下怪物的粉尘。

一夜之间,世界化为一片虚无,泪水湮灭于尘埃中,不知所踪。

金色的王袍随风飘摇,一双眼镜里折射出的只有悔恨和痛苦。在苦难之中,她——alphys,在众人的目光中送上了加冕仪式的讲台上。

“哪天,我真希望自己的灵魂也能被装进罐子里,不问世事,最后消失于天际。”

女孩——alphys,如此想道,但那不可能了。

“我……应该做些什么……”

她低语道。眼前,似乎还是那个悲剧——

“这个世界势必会存续下去……”

“我还有……想要守护的人……”

两位英雄的背影还在女孩脑中渐渐模糊,但却挥之不去。

“alphys博士,不,alphys陛下,来,说说有什么想要对子民说的吧。”

加冕台下,人们欢呼着。

“啊?我—我—我不知道我要说—说些什—什么,”

女孩被台下欢呼的人们的一句话强行拖出回忆,显得无法适应,而她口吃的毛病愈发严重起来,尤其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

“我,终究不是Asgore啊……”

那个高高的毛茸茸大家伙,那个总是给她微笑和支持的国王,那个王袍里满藏希望的王者,如今何处?

台上,那位小姑娘接过权杖的时候还摔了一跤 ,台下,柠檬面包正欢快的唱着英雄凯旋的曲调——然而真正的英雄早已长眠,台上的那位只是个爱哭的小女孩罢了。

“Undyne……会不会嫌弃我,我连这—这么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聚合犬在人群中孤独地叫着,似乎是在寻找已逝的同伴,又像是在为alphys添一曲悲伤的乐调。

终于,加冕仪式结束了。女孩回到了热域实验室。

那些荣耀,不过是——遗憾罢了。

“我该杀了他的……”

从一开始,她只是在看热闹罢了,看着那个人类手起刀落,想象着哪一天自己也能这样死去……

“伙计,该休息了,深夜了。”

一位骷髅——sans,突然出现在女孩面前,女孩并没有意识到会有来客,于是匆忙起身,想要沏一杯——金色花茶。

“welp,真是热情呢,该睡觉了。”

“可……我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入睡啊……”女孩呢喃道。

“那……我给你讲个睡前故事吧,”骷髅哽咽住了,似乎想起了谁,这个时候,他应该给他的兄弟讲故事的啊……

“谢—谢谢,sans。”

“那开始了哦。”骷髅马上切换回了那轻松的状态。

“有一位英雄,为了拯救大家挺身而出,最后,她成功的战胜了敌人……”

“别讲了……现实若—若是如此最好了。”

女孩的泪哗啦啦的留下,如同那瀑布的水声,却又多上几分忧伤。

骷髅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平时,讲完故事,他的听众——Papyrus就沉入梦乡了。

活力十足的人更容易身心疲倦,但身心疲倦的人也很容易活力十足——尽管那活力只是让自己痛苦罢了。

那个人类撕下了那虚伪的面具,带来的却只有——

“麻烦……”sans低语道。

平常,再多的双关也挽救不了如今的局面,更何况,他现在没那个兴致想笑话啊……

他们都应该采取行动的,但也都没有。

犯下如此错事,还有何颜面安慰对方呢?

枕着绝望,二人终于睡着。

梦里,

“alphys,我们接着看那些关于人类历史的纪录片吧。”

Undyne发出了邀请。

“哦—哦,好,”

alphys跟上了Undyne的步伐。

“嘿U—Undyne,我—我想对你说下我最近做—做的一个梦。”

女孩支支吾吾的说道,对方也同意了。

“我—我梦见你被人—人类杀了……”

“alphys,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我知道那只—只是个梦罢了!”女孩汗流浃背。

“那不是梦,现在,我已经死了啊。”

眼前的鱼人慢慢的开始融化,女孩却不知该做些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消逝。

“啊!”女孩醒了,惊恐地醒了。

今夜,只是个不眠夜罢了。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