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大概是关于Undyne, Alphys, MTT的角色分析】

彩时雨Arain:

因为自己现在依旧沉浸在刀片中久久不能平静,所以忍不住以Alphys为中心大致写一下对Undyne和MTT角色形象的个人理解,心情复杂思路比较混乱还有各种语病大家意会就好……


首先是说一下这几个人物的关系……Undyne与Alphys是恋人这是官设,不过个人觉得她们的初遇其实更接近于一种单方面的救赎。Alphys在大部分人眼中都是畏畏缩缩的宅女科学家,她自卑甚至是自罪,从Bratty和Catty的对话可以得知“根本没人见过Alphys的发明”,而真实验室事件更是彻底击碎了她作为科学家的信心,同时,她的皇家科学家职位也是靠MTT配合造假得来的。Alphys在凝视深渊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肯定不会是什么积极向上的内容【各种ne和pe对话中都间接透露了她的自杀倾向】而这时Undyne出现了,耐心地听了她那些在平时会被人嘲讽的理论猜想,并对此产生了兴趣,这样一个自信的人自然会使Alphys产生一种互补性的救赎感。而在垃圾堆给鱼姐打电话可以听到这样的对话:“她看到我时受到了惊吓,脸涨得通红,但是我知道我很吓人,所以我习惯那种事了!”说明鱼姐平时和人相处大多不会被平等地对待,其他人对她总是抱有畏惧的心理,多多少少会让她有疏离感。而Alphys能耐心地给她讲解猜想,这让她感到惊讶,并对开始这个人报有好奇心,这就很好地解释了这两人最初成为朋友的原因。


MTT和博士的关系则更加复杂,他们是朋友,但也有相互利用的成分。最初两人因为对人类的共同兴趣相识,并且达成了一种同盟关系:Alphys给MTT制造身体实现他当明星的梦想,MTT配合扮演成Alphys的发明帮她讨好Asgore,使她获得皇家科学员的职位。而我宁愿相信他们之前确实存在友情,比如这两人在打电话的时候都不加称呼前缀,直接开始说话,尽管是演戏,但某种意义上确实反映了他们的熟悉程度之深;MTT日记里表现出对Alphys的兴趣;实验室二楼海报上有MTT对博士的感谢留言等。然而这种关系是很不稳定的,从真实验室的记录15可以看出,MTT在成名后便对博士越来越冷淡,而博士极其害怕自己在完成他的身体之后就会彻底失去这段友情。其实,他们两个真正认识到对方的重要性都是在无可挽回的时候。在MTT掌权结局,他为博士建了雕像,认识到自己从前对Alphys不够尽心尽力,并去向她道歉,但无论哪里都找不到她。【这个结局Alphys会因为Undyne的死亡而自杀】MTT会专门强调“真的,我哪里都找过了”,可见他对Alphys的感情绝对不仅仅是“还人情”这么简单。而在MTT MEO形态的战斗前,他会提到自己有想要保护的人,并在后面的自爆遗言中明确提出Alphys的名字。而这场战斗对NEO的简介变成了“Alphys博士最伟大的发明”,应该是一种对MTT在博士眼中重要性的侧面反映。


再来从另一个角度单独说说鱼姐和MTT的区别。在Alphys国王结局【也就是NEO战斗前没清完小怪的ge线】,鱼姐死的时候台词是“this world will live on…!”,MTT死的时候则是“at least now I can rest easy,knowing Alphys and the humans will live on…!”两者的遗言既有相同也有不同,这便是两人职业与观念区别的体现。作为皇家守卫队长,Undyne的爱除了对朋友与恋人有特殊性外以外,更偏向于对民众的博爱,她肩负着守护这个国家的责任,她是人们眼中的英雄,生命的最后还对存活下来朋友报以最大的信心,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存续下去。相比之下,MTT没有那么高的职位,不用背负着鱼姐那种使命,他只是个偶像,他希望他的观众与朋友活下来,这样就满足了。MTT其实应该是一个混乱善良的角色,他绝对不是鱼姐那种百分百的正义,在他掌权的国家,“所有不喜欢他节目的人都消失了”,“生产力下降,经济危机都不是问题”,人们沉迷他的一切,社会体制彻底崩溃,这俨然就是一个个人崇拜的乌托邦假象。在屠杀线,NEO的行动也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个人感情,但在生死关头的他终于表现出了英雄的一面,即使已经无力阻止你的屠杀,即使还有悔恨,但知道朋友还能活着他就能安心离去了……


最后再以国王结局为背景说说Alphys的改变。她在剧情前期的懦弱上面已经提过了,她逃避真相,不敢面对过去,她渴望友情,害怕失去,甚至故意用谜题困住主角想让其强行成为自己的朋友。作为了解最多剧情深处黑暗面的角色之一,Alphys总是活在恐惧与自我厌弃之中,而在目睹了亲友们的死亡后,她终于在悲痛中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成为了国家最后的希望。她在仇恨与懊悔中向前迈步,彻底蜕变,说出了“I hate you.”“I really should have killed you when I had the chance.”这种与她过去性格完全相悖的话,令人不寒而栗,又感到深深的悲哀。尽管她将国家治理得很好,但她自卑的本质仍未改变,她只是因无法坦然面对朋友的离去而为自己筑起了名为责任的强大堡垒,内心却永远被藏在了黑暗深处,时刻体会着孤独与绝望。


【好了先说这么多吧等我啥时候思路清楚了再理理……最后再吹一波他们真好😭😭😭】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