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面具【3】

*以原版中立结局电话为基础,有扩充,有改动【大概是个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总感觉也许会ooc?

*100%刀子不掺糖

*朋友名单:无

*死亡名单:部分小怪,Undyne,Toriel,Papyrus,Asgore

*开头alphys主视角,后面sans和Mettaton主视角

——————————————————————————————

“我……我一定能做到的!alphys,赶紧!”身穿白色实验服的博士alphys正拿着她做实验用的工具,修复眼前失去电量的机器人。

“啊……”alphys满头大汗,“Mettaton一定能被修好的,一定能的……”

“终于!”alphys轻轻擦了擦自己被汗水覆盖的脑袋,提了提自己的眼镜,观赏着自己的杰作。

真实验室微弱的灯光照到了那双完美的腿上,反射出希望的光芒,Mettaton那对机械手臂与之相比也丝毫不逊色,这令alphys终于摆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自Mettaton没电以来,她一直悬着她那颗脆弱的心——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了。

“哦对了,我忘了看那个人类和Undyne的战斗视频呢!”

alphys拿起了遥控器,轻轻按下了电视开机按钮,一边按一边想象她的爱人在战斗的时候有多么的英俊潇洒。

“alphys告诉我人类可以控制别人的思维,你,你居然让我有种想和你做朋友的冲动!你居然敢控制我的思维!”Undyne咆哮着。

“额……人类是不能控制别人思维的,如果Undyne知道我在骗她怎么办?”

alphys有些坐立不安,腿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自作多情的家伙……本来在这条时间线里不打算杀你的……”Frisk低语道,“Chara,别阻止我。”

Frisk转过了头,向空气发出了警告,至少alphys是这么觉得的。

“Undyne!你好帅啊!”alphys边看视频里的Undyne举起石头背摔边欢呼。

实验室们一团团的融合生物正在暗中观察着这个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如此疯狂的alphys博士。

欢呼声突然停止了。

“汪?”聚合犬疑惑地叫了一声。

“alphys……Papyrus……Asgore……”

“我……不……会……”电视里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alphys连忙按下了关机按钮,随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想要把体内突然涌上心头的痛苦全部吐出来。

但她失败了。

“U……Undyne?她……死前还……还叫着我的名字……而我……让那个杀人凶手……这么光……光明正大的……离开了?”

alphys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这是一双帮Frisk改造手机,给Frisk按下电话号码帮助他解谜题,助纣为虐的双手——那上面,似乎有无数看不见的罪孽正蠕动着。

“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拿着Asgore的灵魂逃之夭夭了?”

“嘿,alphys Darling,你给我造的四肢真的太棒了!”Mettaton充足了电,伸了个懒腰,仿佛刚睡醒一般。

“嘿alphys Darling……你去哪里?”

alphys用手指推了推眼镜,快步跑出了真实验室,她所走过的路上都被一种液体浸湿了——那种液体咸咸的,叫眼泪。

哗哗哗……

瀑布的水声依然是那么清脆,却并不令人感到宁静。

那个盔甲孤零零的沉睡在瀑布边缘,昔日的威武早已被灰尘掩盖。

“Undyne……对不起……我……我没能让……让那个凶……凶手为你偿命,但……但是我不会,让你在另……另一个孤单的。”alphys哽咽道,痛苦堵住了她的喉咙。

alphys拖着Undyne的盔甲,来到了瀑布的一个隐蔽角落。

这就是alphys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面。

结界之外,一对比翼蝶正承载着阳光飞翔……

而结界之内,

“难道做好事不是你应有的责任吗?”

那个人类的表情,两双眯着的眼睛中泄露着不屑,似乎早就听过sans的长篇大论了。

“不是。”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答复,”sans闭上了眼,摊开了双手,再次睁开之时,里面只剩黑暗。

“你这肮脏的兄弟杀手!”

sans消失了。

“我还真是有【骨】气呢,”sans回到了雪镇家里的厨房,拿出了一大瓶番茄酱一饮而空,“这感觉还真是不怎么样……”

一【骨】酸味涌上了sans的心头,正如同平常,他现在要帮Papyrus布置谜题的——不过是在梦里面。

sans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将自己平铺在沙发上。然而闭上双眼之后眼前浮现的还是Papyrus化为尘埃消失的场景,挥之不去。

“为什么……我要任由那个人类走过……那个人类的表情,明显是我说的所有词他全都听过,他肯定重置过,他应该,马上就会再次重置了吧?”

即便是这么安慰自己,泪水也早已淹没sans的双眼。

“welp,好吧,”sans起身,擦了擦眼里打滚的泪珠。披上了蓝色外套,径直走向了雪镇森林的深处。

那扇大门巍然耸立着,门前堆满了雪,似乎已经荒废了很久。

里面的那位老妇人,曾要求他保护好每一个人类。

他很好的完成了承诺,那个人类毫发无损地走进了Asgore的皇宫,带着众人的绝望扬长而去。

“连自己的兄弟都保护不了,sans,你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啊……等下就和那个老妇人开【门】见【衫】吧。”

“knock,knock,”敲门声伴随sans的声音响起。

但是,谁也没有来。

“我明白了,老女士。”sans低语道,他的声音马上就透过了遗迹的大门,随后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嘿,【火】计,”sans慢步走进了Grillby的酒吧。

“来份薯条。”sans找了个位子直接坐下了,脸上挂着那一成不变的笑容。

“sans……别太难过,”Grillby递上了薯条,迎面而来的便是sans嘴里的番茄味,“要不,我们的账一笔勾销。”

“welp,这可是你说的哦。”

“我真是个傻子……”Grillby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sans马上就吃完了,在他踏出酒吧的一瞬间,他泪崩了。无论如何,他的悲伤不应该带给别人,不应该让别人知道,毕竟Papyrus死的时候,他没有出手……

sans瞬移回家了。在别人眼里,他可是不会哭的,不是吗?他可从来都是让别人高兴的大笑的。

他哽咽着,推开了放门,脱下了外套,一团红色的围巾直入他的眼球。

“welp,paps,别这么【死】板啊。”sans戴上了paps的围巾,自言自语道。

“唉……你在说什么傻话,Papyrus早就……唉……那个人类马上就会重置的……”

sans直接坐到沙发上面,按下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欢迎,darling!现在是Mettaton的新活动,在此,我要先感谢粉丝们的支持,我是国王了。”

电音从电视里传来,非常吵,但真正吵的不是电视,而是外面那群Mettaton粉丝的欢呼声和尖叫声。

“那么,这其实是个预告片。我们将要举办的节目是,综艺节目秀!每位美人儿都可以来报名参加表演自己的节目哦,名额不定,今晚上演……”

“Mettaton,我要报名!我要报名!”电音未落,一堆人就冲到了刚刚加冕不久的Mettaton身旁尖叫道。

“亲爱的,请先排队……”

“哦天啊,已经有那么多人参加了?哦那现在就开始节目吧,会有什么精彩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看样子我也应该放松放松了……”sans低语道。

sans关掉了电视,走了捷径,直接来到了Mettaton旁边。

“welp,我也参加吧。”

“没问题亲爱的!”Mettaton披上了披风,打开了皇宫所有的灯,在结界外光芒的一同照耀下皇宫的金子,折射出璀璨的光亮。

终于轮到sans了。

“welp,我是sans,【苦】髅sans,”之后,一阵呼噜声从台上传来。

“别睡啊亲爱的!节目还在开始呢。”Mettaton冲上台,轻轻拍了拍sans。

“我可没有睡觉,我可是在梦里工作呢,”sans用他的笑脸反驳道,“怎么,不好笑吗?到这,你们该笑一下的。”

“sans,好样的!”雪镇的居民高声喝彩。

“嘿darling,你的双关很不错啊!可以当我的经纪人吗?”Mettaton拿起了话筒,塞到了sans手中。

“yep。”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了,

“sans!出来给我们说说你的经验吧!我也想当Mettaton的经纪人……”家门前,一堆狂热的粉丝已经聚集成海。

“啊……”sans伸了个懒腰,勉强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他好不容易才摆脱了爬上心头的悲伤扑入梦境的怀抱,却没过多久便又醒来了。

“sans,如果你能让Mettaton在我的屁股上签名我会付给你1000G!”一只原道而来的猫咪挤进了人群中疯狂的敲着门。

“啊,要想个办法让他们离开才行,我还要睡觉呢……对了,Undyne和alphys好像也消失不见了,那么……”sans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瞬移离开了。

“Mettaton下达新命令了!alphys博士失踪了,他要我们全部去寻找她,找到了有签名奖励啊!”又一位狂热的粉丝冲了过来。

话语刚出口,那些聚集在sans家门前的狂热粉丝们马上散开了。

*END?【也许吧】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