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面具【2】

*上接面具【1】

http://sd1230567z.lofter.com/post/1efd492a_112e6005

——————————————————————————————

“嘿sans,”Undyne有气无力的问道,“可不可以,帮我问问Toriel她是怎么看待Asgore的?”

“welp,”sans放下了手中的热狗,“可以啊,不过,伙计,你一定要振作起来,Papyrus还等着你教他怎么当一名皇家守卫队队长呢。”

“他会做的比我好的,皇家守卫队其他成员们也都退出了,”Undyne正拿着一根竹签准备插进热狗,然而她那双不再有活力的手打滑了,滚烫的热狗掉了下来,“但是他还有你,我还有什么呢?”

“唉,”sans叹了一口气,“那我就走条捷径帮你问问去吧。”

sans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城堡,花儿被照看的很好——那都是Papyrus的功劳,Papyrus每天都来这里浇花呢。

“小花儿啊,水好喝吗?当然好了!那可是伟大的Papyrus为你们精心挑选的!”新任的皇家守卫队队长正充满热情的自言自语着。

“嘿,bro,你这个样子真帅啊!”

“sans!那当然了,伟大的Papyrus怎么样都帅!”Papyrus摆了一个帅气的姿势,但不久之后他就马上收起了他的姿势,快步贴到了sans的耳朵旁,低语道:

“那个,Undyne……好点了吗?”

“我一直在帮她呢。”

“可你一直在睡觉!”

“那是工作。我可是在梦境里面不停的【骨】励她呢。”

“sans!认真点!”

“嗯,怎么突然这么热闹啊?”Toriel捧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碟子漫步走了出来,“sans你来了啊!”

“tori,你的碟子真是够【热】情的,”sans话音未落,就听见了那位女士“嘻嘻嘻”的笑声。

“啊!!!真是搞不明白你们究竟为什么都喜欢这种东西!”Papyrus满脸怒火的跑开了。

“那么,要不要尝尝?”Toriel打开了碟子,里面是一个南瓜派,“我记得瀑布之前有个卖蜗牛的幽灵,不过现在他不知道去哪了,我就用南瓜代替了。”

“welp,不必了,tori,我有件正事要问你。”sans眼里的瞳孔突然被吞噬,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黑暗。

“有什么事情要那么严肃啊?”Toriel放下了碟子,“我的朋友,请继续说吧。”

“welp,Asgore的后事,怎么样了?”

“啊,我没给他准备后事呢,给没心没肺的家伙准备后事总是不大妥当。”Toriel脸色一黑,仿佛有一种怒火正在空气中燃烧,没过多久那种窒息感便消失了。

“sans,尝一下我的派嘛,”Toriel又用笑容掩盖住了那种愤怒,“我先去处理国事了,这个派放你这,一会见。”

“一会见,tori。”

“尽管Tori说Asgore没心没肺,但,她头上的皇冠,正是Asgore的,上面Asgore的灰尘也没有散尽呢。”sans低语道。

“你好啊,Undyne,”flowey从热域滚烫而又充满悲伤的大地中冒出。

“我不好。”Undyne趴在了热狗摊上,唯一的一只眼睛里散发着绝望与自责。

“Undyne,如果我告诉你,我知道Alphys的遗物在哪里的话会怎么样呢?”flowey轻轻摇了摇它的叶子。

“你说什么?”Undyne跳了起来,一把揪住flowey的根茎,“快说,在哪里!”

“你可以去她的实验室看看,就在那个所谓的卫生间里面。”

Undyne一把扔掉手中的黄色小花,迅速冲向了实验室。

“啊……真是暴力呢,不过,看在你是我玩物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flowey嘴角大幅度上扬,那嘴如同一只正欲展翅的蝙蝠一般。

“Undyne,我来了,”sans突然瞬移了过来。

“微笑垃圾袋……不过这次你坏不了我的好事了。”flowey暗暗道,随后钻进了地里。

真实验室的存在暴露了。

融合怪们的存在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Alphys的白色实验服和Mettaton的身体,不,应该是已经破损不堪的废铁被孤零零的留在那里。

真相已经昭然若揭了。

“不是Frisk杀了Alphys……Alphys是自杀身亡的?可恶!”Undyne以拳砸地,“Frisk那家伙,居然利用Alphys的情感……”

第二天,当Undyne正在瀑布的回音花丛里对着那些可爱的花朵痛哭时,一些其他的声音传入了Undyne的耳朵。

“你们听说了吗?Alphys博士自杀了!”约刷亚正在和他的朋友们讨论。

“啊,我还要感谢她救回我的家人呢。”亚伦用肌肉指了指旁边的融合怪——柠檬面包

“Mettaton也死了。看这个样子Alphys是因为修不好Mettaton而自杀了。说实在话,她再造一个不就好了吗?至于吗?她真的有点小题大做。”

“是啊!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懦弱,我们都不会怪她的……”亚伦话还没说完,Undyne就从旁边的回音花丛中冲了出来。

“Alphys她才不懦弱。”Undyne哽咽着反驳道。

“额……Undyne……她如果不懦弱的话她为什么要自杀啊?我们都失去了明星Mettaton,她明明有实力再造一个,可她自杀了……”

“你们……必须向Alphys道歉!”Undyne的怒火一拥而上,摧毁了刚刚还在脑中占主导地位的悲伤。

“我们只是简单的提了一下,至于吗?更何况Alphys她已经死了,Undyne,认清现实好吗?”约刷亚和亚伦离开了,空留一个神经错乱的前任皇家守卫队队长在原地黯然神伤。

“她……确实死了啊……我是不是不应该让活的怪物给死者道歉啊……”正义的概念在Undyne脑内变的混乱不堪,把她压的喘不过气来。

“嘿Undyne,看看那群怪物,他们对你的爱人可是一点怜悯之情都没有呢。想不想毁了这个世界?”flowey从回音花丛中冒出,它的建议开始在回音花丛中扩散。

“……”Undyne没有给出回复,拖着她那沉重的身躯离开了。

“啊……真是个有趣的玩物呢,”flowey来到了热域热狗店,在地板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了一些Undyne因过度憔悴而掉落的一些头发。

没过多久,亚伦的肌肉锻炼装置不见了,约刷亚的清洁工具也不见了,狗夫妇的碰鼻子大赛奖杯也消失了。在现场,留下了一些Undyne的头发。

“Papyrus!快看!”愤怒的众人将Papyrus拉到案发现场,“这里有Undyne的毛发!这说明……”

“这说明Undyne一定知道凶手是谁!我们去问问她吧!”Papyrus兴高采烈的打断了众人的话。

“是她偷了我们的东西!”约刷亚和亚伦怒吼着。

“虽然我们很不愿意相信,但有证据,这就是事实啊。”狗媳儿叹息道。

“唉,最近Undyne行迹神秘莫测,我们都找不着她的人,应该就是她偷了。”狗来米附和道。

“不可能的啊!Undyne她是那么的……”Papyrus想反驳,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愤怒的众人将事情上报给了Toriel。

Toriel刚下达叫Undyne过来解释一下的命令不久,世界便陷入了一片混沌——Frisk重置了。

“啊,Frisk,说实话即便你没有怪物灵魂走不出结界,留在地底世界也是个绝佳的选择啊。”Frisk刚从花朵中醒来,就听到了另一个人类意识Chara的话。

“我一定要回家。那个愚蠢的毛茸茸大家伙拒绝了我的仁慈,我就只能把他杀了,我就离他的灵魂,离回家就一步之遥了,那朵恶心的花又坏了我的事。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叫我放过它。”Frisk愤怒地踩踏着遗迹地上的花朵。

“那你这一次听那朵花的,别杀掉任何人。”

“既然Asgore那家伙的灵魂都能够在死后存留,那么Toriel,估计,死后灵魂也可以存留吧?那朵花,这次总不会又坏了我的好事吧?”Frisk自言自语道,完全无视了旁边那位的忠告。

遗迹的阴影在上方笼罩着。

*END【也许吧?】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