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230567z

“一蓑烟雨任平生。”

面具【1】

*以原版中立结局电话留言为基础,稍有扩充

*绝对的刀子,100%,不掺糖

*朋友名单:Papyrus,Undyne

*死亡名单:Mettaton,Asgore

*主视角鱼姐,其他角色也有出现。

——————————————————————————————

傍晚,最后一缕日光穿过了结界,映射在了被尘土覆盖的王冠之上。六个曾经装满人类灵魂的罐子空荡荡的,异常冷清。

sans走上前,看着这一切,喃喃说到:“这就是那个人类以为的正确的事情?”

sans叹了口气,习惯性的摊开了手,“罢了。”随后他便一个瞬移瞬移到了遗迹的大门口。

“knock,knock,”sans敲起了大门。

“谁在哪里?”里面传来了一位女性的声音。

“sans。”

“sans,你今天怎么了?”门的另外一边传出担心的声音,“平常你都会讲些笑话的呀。”

“Asgore……被Frisk杀了。”sans开门见山的说道,随后,他便走了。

sans前脚刚走,遗迹的大门便打开了。

一位老妇人从中走了出来。

“Asgore……还是死了吗?”Toriel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应该回去了。”

“嘿Undyne,你听说了没有?”Papyrus跑到了自己家门前【自从Undyne房子被火强行占为己有后Undyne就一直住在自己家】激动地喊道,“皇后回来了!”

“真的吗?”Undyne咣当一下推开了门,“那Asgore岂不高兴的要死?”

“Asgore……被Frisk杀掉了……”Papyrus脸上的喜悦瞬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奈与绝望。

“什么?绝不可能!”Undyne对着家门口的邮筒来了一个背摔,一封又一封的信被猛烈的撞了出来,“那俩软蛋怎么可能对对方下杀手!尤其是Frisk,他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Undyne踏着雪跑开了,把Papyrus还有他家那个可怜的信筒留了下来。

“皇后,”Undyne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Asgore呢?”

“哦,”Toriel放下了手中的一本名为【蜗牛的七十二种妙用】的书,脸上的两根眉毛透露着寒意。她慢步走向结界前,指了指那个王冠,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上面的灰尘就是了。”

“怎么可能?Asgore明明是那么好的……”Undyne刚想抱怨几句,却被Toriel无情打断。

“好的什么?好的孩童杀手吗?”Toriel脸上的寒意,不,是杀意,越发强大起来,整个皇宫的温度突然升高,却越发令人胆寒。

“我的孩子杀了他,是他应得的报应!”Toriel高声吼道,然后仰面叹了一口长气,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位并不是Asgore,她眼前的这位可怜的皇家守卫队队长不应该承受她的愤怒。

“对不起,我有些偏激了,我给你做个派,就当做我对你的补偿吧。”

“……”泪水在Undyne那唯一的一只眼睛里打转。

“也是哦,如果Frisk不杀了Asgore他就回不了家,就如同他们也十分想要回家一样啊。但,那个人类对曾经千方百计想要夺走其灵魂的我表露出了仁慈,为什么就是不能给Asgore……”

“嗯……你想要奶油糖还是肉桂呢?”Toriel露出了和善的微笑,那分微笑之中带有着歉意,而更多的是友好。

Undyne跑开了,几滴热泪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旋即消失不见。

又到了那个时间了呢。每到这个时候,Undyne总会拿起手机,给她的爱人Alphys博士发几条短信问问天气,这一次,她依然发了消息,只不过内容有改动:

“Alphys……你知道那个人类已经回到地面上了吗?你不是在地底除遗迹外所有地方都安了摄像头吗?给我看看Asgore和他战斗的视频吧。”

Undyne把自己平铺在Papyrus家的沙发上,等待着手机铃声的响起,等待着Alphys博士的回应。

一个小时过去了。

没有回应。

两个小时过去了。

依然没有回应。

平常,Alphys总会在受到消息后的十分钟内回复的。

但是,谁也没有来。

一切,安静的出奇。

“Alphys今天是怎么了啊?”Undyne不免皱起了眉头,“难道是因为Asgore的事情不开心吗?那我可应该去帮帮她!这才是爱人该做的事情!Undyne,行动起来!”

“干脆一鼓作气表白了吧,”Undyne脸颊通红,两眼因害羞眯成了一条缝,嘴角微微上扬,Asgore的事情瞬间被她抛在脑后,“那么,出发!”

“那个……Alphys,我有话对你说。”Undyne敲了敲实验室的大门。可能是因为热域过热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原因,她的身体已经被汗水浸湿。

“诶呀,等下,Alphys开门了我该说什么呢?问问天气?好主意,就这样!”

实验室大门威严耸立。

没有回应。

“Alphys!”Undyne心口猛然一痛。她的爱人Alphys从来没有这样过!

Undyne召唤出了把把蓝色长矛,猛刺着实验室的大门,一声又一声“咚咚”还有Undyne的咆哮随之响起。

“Alphys!开门啊!”Undyne终于撞开了大门。

实验室很安静,冰箱门开着,里面残留着一袋刚打开不久的方便面。电脑关着,那些原本杂乱无章的书也被摆的很整齐。

“Alphys?”Undyne跑上了楼,“她一定在楼上,一定!”

楼上也没有Alphys的踪迹。

“皇家守卫队!有紧急命令!赶紧,找到Alphys博士!”

“Mettaton……那个方块,他一定知道Alphys的踪迹的!他在哪里?他现在一定在拍节目!只要打开电视看到他的节目场景,我就能找到他!”Undyne迅速拿起了遥控器按下了开机按钮。

“重播?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就看看最近的那一次表演!”Undyne焦躁不安地按动着按钮。

“那么,作为回报,我会让你人生的最后一刻,无与伦比般美妙!”电视正在播放Mettaton最近的一期节目,一个有着大长腿的机器人闪现在荧幕中,还有Frisk,也在上面。

“Mettaton……不是那个方块吗?怎么是这个样子的?最近怪事真多!”

Frisk从怀中掏出一个平底锅,熟练的挥舞着它,对那个明星机器人造成了一次又一次伤害,炸弹和金属的碰撞声此起彼伏。

“这真是无聊透了!”Undyne怒气冲天,手指停留在关机键上迟迟不按下,“如果不是为了找到Alphys我为什么要看这种东西?”

突然,电视里响起的一个声音穿进了Undyne的耳中,并不是Mettaton说的“你是个绝佳的观众”,也不是Mettaton说完这句话时的剧烈爆炸,而是在爆炸之后的短短三秒内,有Alphys的声音!

“Alphys的声音?”Undyne刚提起了精神,然而,节目结束了,Undyne马上按了倒放,倒回到了那几秒,这一次,Undyne听清了那个声音!那是Alphys的一句话:

“我……我终于打开了门……你们还好吗?”

这个熟悉的声音!Mettaton的这出节目之后Undyne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Alphys在那之后去了哪里?”Undyne环顾四周,监控系统进入了她那只独有的眼中,“对,Alphys的摄像系统,除了遗迹以外的其他地方都有Alphys的摄像头!只要我查查Mettaton那出节目之后的监控系统,我就一切都知道了!”

Undyne迫不及待的按下了按钮,本来还在荧幕上闪烁的Frisk的影像马上关了——Undyne按到了关机键。

“该死的!这玩意怎么用啊!”Undyne双手攥拳锤着那些按钮,终于打开了监控系统。然而,在监控里,Alphys最后一次出现,也是在Mettaton的最后一期节目——Alphys打开了房间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个房间里有谁?Mettaton,Frisk,Alphys,然后没有其他人了!Mettaton已经被Frisk砍爆了,所以只剩Frisk和Alphys……难道是那个小屁孩杀了……”

Undyne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不不不我们都是朋友了,Frisk对我这个那么想要杀了他的人能够报以仁慈,Alphys只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她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等等,”

Undyne突然想起了,Mettaton当时已经被Frisk杀死了。那个人类既然杀了Mettaton,那么Alphys也会……

“找到Alphys没有?”Undyne打通了皇家守卫队的电话。

“没有。”Undyne得到了一样的回应。

“为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Undyne以拳捶地,“Papyrus他们也都是Frisk的朋友啊,为什么和Alphys做朋友那么难?”

“我明白了,Papyrus太强大,我也是。Frisk从来不是真正想要和我们做朋友,他并没有原谅我们曾经想要杀掉他,他只是想找个机会报复我们而已,然后就找到了……”

Undyne跑开了。她翻遍了那个Mettaton最后演出的房间,希望能找到Alphys的遗物——比如那件白色实验服,但什么都没有。

那些还未说出口的爱已经在泪水中不复存在,那些和Frisk一起的美好回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显得苍白而又无力。

那张看着善良无邪的脸,只是个面具吗?

Undyne最终向皇后递交了辞呈。她辞去了皇家守卫队的职位。

“唉,”Toriel想要安慰一下Undyne,但她什么也做不到。

Undyne前脚刚走,Papyrus后脚就到,他的声音中洋溢着激动与快乐。

“皇后!我可以进皇家守卫队了吗?”

“当然可以了,Papyrus,你还可以当队长。”Toriel慈爱的回复道。

“真的?wow!伟大的Papyrus终于实现他的梦想了!捏嘿嘿!”

“不过,Asgore留下的花朵,留给你来照顾吧。我马上就会颁布和人类和平共处的法令,皇家守卫队已经不需要战斗了。”

“好吧。”Papyrus有些失望,不过只持续了一秒不到,马上他又恢复了平常的那种积极与乐观。

Undyne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前,看着自己的房子,看着那些【代表友谊】的火焰,不免哭了出来。

那张伪善的脸,那张故作善良的面具,都只是为了报复她吗?

Toriel颁布了和人类和平共处的消息马上传到了Undyne耳中,而且所有人都支持这个法令的消息也同时传了过来。

“只有我知道,Frisk那张伪善面具下的真面目吗?没有人想要找他复仇吗?”Undyne单眼无神的走开了。

“诶……”家门前的人偶有些懵,平常Undyne都会来揍他几拳出气,而今天,她留下了几滴泪水就离开了。

“Napstablook,在家吗?陪我high首歌呗……”Undyne走到了Napstablook的门前敲了敲门。

门自己开了。

Napstablook的家很破烂,地板上一个又一个的洞,洞里残留着几滴幽灵的眼泪。正在放着Mettaton最后演出的电视机旁,残留着一堆粉尘。

Napstablook因抑郁过度离世了。它死的是那么没有价值,毫无意义。

“嘿sans,”Papyrus低声问道,“你知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Undyne恢复?”

“welp,这个嘛,bro,你可以,试试你的意大利面,你可从来都是个【意】术家呢。”

“sans!不要再用你的恶心双关了!我在讲正事呢!”Papyrus气的直跺脚。

“那,好吧,我把她雇佣到我那个热狗店去。”

Undyne适应了突然来到的新变化。她做的热狗很好吃,除了有点咸,因为Undyne总是一不小心流泪,那些泪水总是会粘在热狗上,洗也洗不下来。

“嘿,Undyne,要不,我们去找Frisk复仇吧?”Papyrus的骨架上沾了一滴又一滴的汗,与Undyne眼角没有干涸的泪水相呼应。

“复仇……也救不回任何人……”

*END?【也许吧】

评论(10)

热度(42)